西窗聽雨 / 糖尿康復 / 一周一針的降糖藥,它不叫胰島素

0 0

   

一周一針的降糖藥,它不叫胰島素

2019-06-28  西窗聽雨

...

前段時間,患者總是問我一周打一次的那個胰島素怎么樣。

我很暈,沒有聽說有一周打一次的胰島素出來。最新的德谷胰島素,也是兩年前在中國上市的,仍然需要每天注射一次。

難道是我閉關太久,已經不知道世界的變化了?

直到最近,醫院發布引進度拉糖肽的信息,有更多患者詢問一周打一次的胰島素,我才明白:在他們心里,注射用的降糖藥,大概都是胰島素。

一周一針的度拉糖肽,到底是什么呢?

度拉糖肽商品名“度易達”,是美國禮來公司研發的GLP-1受體激動劑,它不是胰島素。

GLP-1受體激動劑被認為可以通過六方面作用控制血糖:

  • 刺激胰島素的分泌;

  • 降低胰高血糖素的分泌;

  • 減少肝臟葡萄糖生成;

  • 促進肌肉對葡萄糖的攝??;

  • 延緩胃腸道的排空;

  • 作用于大腦的飽食中樞,傳遞吃飽了的信號。

因此這類藥物在降低血糖的同時,可以減輕體重,又由于雙激素的調節作用,低血糖風險小。

當前上市的幾種GLP-1受體激動劑,特別值得拿出來聊的是美國禮來公司和丹麥諾和諾德公司的產品。

一周一針的降糖藥,它不叫胰島素

...

諾和諾德公司的利拉魯肽,每日注射1次,降糖和減重效果出色,有確切的心血管保護證據,并主動降價,在2017年9月被納入中國醫保,令市場上幾乎聽不到上市更早的艾塞那肽的信息了。

然而,即便價格已經腰斬,也仍然有患者舍棄利拉魯肽,求購禮來公司出品的只需每周注射一次的度拉糖肽。

在正式上市中國之前,度拉糖肽被翻譯為“度拉魯肽”。

這樣說來,可能有些人就不感覺陌生了。

在第一針度拉糖肽注射后,它的血藥濃度在24~72小時達到最高,在2~4周后達到穩定水平。在第一次注射之后的48小時,血糖就有明顯下降,空腹血糖可下降2mmol/L,餐后血糖下降3.7mmol/L.

在1.5mg度拉糖肽與甘精胰島素的比較中:

  • 度拉組HbA1c下降1.7 %,約65%患者HbA1c達標;

  • 甘精組HbA1c下降1.2%,約40%患者HbA1c達標。

胰島素的降糖效力不謂不強,與甘精胰島素的頭對頭比較,凸顯了度拉糖肽的優勢降糖效力。

如果與大名鼎鼎的利拉魯肽PK,結果又當如何?

每周1針1.5mg度拉糖肽,與每日1針1.8mg利拉魯肽,頭對頭比較結果顯示:

  • 度拉組HbA1c下降1.42%,HbA1c達標率68%;

  • 利拉組HbA1c下降1.36%,HbA1c達標率68%.

度拉糖肽勝出。

但度拉糖肽減重的效果弱于利拉魯肽。在半年的治療中,度拉組體重減輕2.9公斤,利拉組減輕3.6公斤。

從價格上比較,度拉糖肽還是較貴:

  • 度拉:每周1.5毫克,每周1支420元,每月4支1640元;

  • 利拉:每天1.8mg,每支410元,每月3支1230元,醫保支付后自付更少。

然而,每周注射一次的方便性和私密性,讓糖尿病患者能夠保持生活的瀟灑,這種優勢是每天注射的藥物無法匹敵的。

主打糖尿病全產品線的諾和諾德公司,會在GLP-1受體激動劑方面認輸嗎?

自然不會。

度拉糖肽上市三年后的2017年,諾和諾德的索馬魯肽上市。

每周注射1次的索馬魯肽,被認為是史上最好的糖尿病藥物,完美超越度拉糖肽。

在跟度拉糖肽頭對頭比較的SUSTAIN7研究中:

  • 索馬:每周1.0mg,HbA1c降低1.8%,體重減輕6.5公斤;

  • 度拉:每周1.5mg,HbA1c降低1.4%,體重減輕3.0公斤。

兩種藥物的不良反應發生率相當,包括惡心、嘔吐、腹瀉、食欲減退、便秘、鼻咽炎、上呼吸道感染、脂肪酶升高及嚴重低血糖等。

雖然有些研究發現,隨著劑量的增加,胃腸道不良反應發生率增加,但索馬魯肽的研究者們認為它的減重作用并不依賴胃腸道反應,并且用研究數據進行了證明。

說起來,禮來和諾和諾德公司這兩家公司,都有很多糖尿病藥物,在藥物特性和市場爭奪方面,一直都進行著激烈的正面交鋒,產品研發出來也每每進行頭對頭比較。

一周一針的降糖藥,它不叫胰島素

...

制藥公司的不斷突破和創新,讓我們能夠在對抗糖尿病的戰爭中擁有更好的武器,所以無論他們之間的競爭多么慘烈,作為醫生也樂見其成。

未來索馬魯肽與度拉糖肽對市場的爭奪以及價格戰,或許還能讓更多患者獲益。

使用索馬魯肽的患者有一些有趣的表現,他們不僅較少感覺饑餓,能較好地控制自己的食欲,對食物的偏好也發生了變化,開始變得不那么喜歡高脂肪食物,而對低脂和甜味食物感興趣。

諾和諾德還推出了索馬魯肽的口服劑型,研究結果發表在2017年的JAMA雜志上。

每日1次口服索馬魯肽40mg可以讓HbA1c降低1.9%,與每周1次皮下注射索馬魯肽的效果相當。

預計在2020年,索馬魯肽的周制劑將在中國上市,口服劑型在美國上市。

我們對新型藥物的期待,是因為在糖尿病管理中有一些傳統藥物不能滿足的需求,比如減輕體重,節省胰島素用量,減少尿蛋白,減少低血糖和血糖波動,減少心血管事件。


...

新型藥物,不僅能滿足這些要求,有時,似乎還能撫慰心靈。

前幾天在門診見到一位一年多不見的患者。

他因為三十出頭患上2型糖尿病,曾經很焦慮也很極端,在很長時間內每天只吃黃瓜,偶爾太餓了會吃一個漢堡,體重減輕37公斤。

因為他的情況我曾經專門檢索資料去了解一個人長期饑餓可以活多久,也曾經請營養師跟他詳細溝通飲食。

一年不見,他還用著我們當初一起制定的方案,HbA1c控制在6%以內。

聊到當前的新型藥物,我說到了一周一針GLP-1受體激動劑的缺點:吃飯不香,會有些惡心,容易飽,對食物的喜好發生變化。

他說,這聽起來好像都是優點。

是嗎?

或許,有時應對糖尿病,我們面對的不只是血糖,還有我們天性里對美食的渴望。

網上說:總有一天,你的心上人,會身披土豆餅,腳踩棉花糖,手持烤肉大雞腿找到你。

美食之愛,仿若身體的歌曲,靈魂的呼喚。

或許,人類這個難以割舍難以辜負的愛,要有度拉糖肽或者索馬魯肽來幫忙,才能不那么痛苦。

參考文獻(略)

一周一針的降糖藥,它不叫胰島素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jdb五龙捕鱼的赢钱技巧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表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hr娱乐是骗局吗 什么k线图股票会升 森林玩法攻略 创业板网上开户 北京快三遗漏统计 可换股债券 齐鲁风采群英会走势图 美国股票指数k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