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滿元 / 羅滿元原創 / 【二哥●散文】不能更改的“版本”

0 0

   

【二哥●散文】不能更改的“版本”

原創 有獎征文
2019-11-07  羅滿元

本文參加了【歡歡喜喜過大年】有獎征文活動

從記事起,我就感到,我們家過年,不是父母為我們添置新衣發壓歲錢,不是吃年夜飯,而是吃了年夜飯之后,全家人非常嚴肅、非常安靜地圍坐在一起,聽父親講家史。

父親總是從祖父過年用五斤肥肉燉十斤白蘿卜的情景講起,然后講自己與兄弟姐妹、母親與母親的兄弟姐妹為生活打拼的苦與樂,再后便講他和母親拉扯我們九個兄弟姐妹的艱難與希望,煞尾的時候還要加上當年家事的簡要總結和他的新感慨新教誨。

父親是讀過許多老書的人,他講“家史”當然不像我寫的這樣蒼白、乏味。他講“家史”像講故事,生動形象,情節曲折,細節感人,每每在起承轉合處,又有精辟的體驗與評述,而且十分自然地用幾句“老話”和“時尚用語”加以概括和詮釋。即使是我們幾兄弟后來都上了大學,聽父親年年除夕講“家史”,也不感到厭煩,反倒越聽感受越深,而且每年都能聽出新意,讓我們咀嚼不盡生活的滋味。我的姐姐妹妹成家后,也把父親大年夜講“家史”的傳統搬到了婆家。久而久之,父親講的“家史”也就成了正版,不可更改。

▲父母八十大壽時我們家的全家福

可是,有一年,我一個調皮搗蛋的外甥——我小姐姐的兒子學林,對父親的“版本”提出了質疑,結果鬧了一場小風波。那年除夕,小姐姐特意將上小學二年級的學林送到我家過年,好讓他“受受教育”。學林自恃外公外婆對他的疼愛,在父親講“家史”時時不時用從小姐姐那兒聽來的情況對父親的講述加以補充。當父親講到小姐姐一次砍柴回家,被狗咬掉了左腿上的一塊肉時,學林馬上插嘴糾正:“不,不是左腿,是右腿!”父親聽了,好不高興。而學林似乎得到了外公的鼓勵,越發聽得仔細,也越發大膽地提出不同看法。當父親說到自己過去挑腳在一家伙鋪看別人賭錢,結果連自己一起被局子抓了去,從而告誡大家不能近賭時,學林馬上提出質疑:“外公肯定一起賭錢了,要不警察怎么會抓你呢?”沒想到,父親聽后勃然大怒,一巴掌扇過去:“放屁!”然后“命令”我“把這小子捆起來送走”。我只得拆下籮筐的一根繩子,將外甥“捆上”連夜“押”回山那邊的小姐姐家。小姐姐聽了我的述說,當即又補了外甥兩記耳光,繩索也不解,要他睡在床上想一夜,然后起來寫好檢討,初二日帶上去給外公拜年。

大年初二,外甥跟著姐姐姐夫來到我家拜年。一進門,學林便一頭跪拜在父親腳前,遞上檢討,涕淚長流:“外公新年好!過年那天我錯了……”

從此以后,父親大年夜的“家史”版本除了他自己可以增刪外,我們都不得隨意更改,直到父親辭世。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jdb五龙捕鱼的赢钱技巧 湖北高频11选5走势图 吉林快3一天多少期 216期排列5预测 上证指数和上证50哪个好 腾讯三分彩是正规的吗 股票涨跌幅怎么有20 河北福彩快三开奖结果 吉林11选5走势图表 广东快乐十分钟 广东11选5规则及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