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i燭光 / 心靈左岸 / 口述 | 媽媽被男人騙了一輩子,我不知道爸...

0 0

   

口述 | 媽媽被男人騙了一輩子,我不知道爸爸是誰?外婆把故事反轉了

2020-04-17  Sumi燭光

      作者 | 劉小念

      來源 | 寫故事的劉小念(ID:xgsdlxn)

      講述:豆芽,女,26歲

      時至今日,我依然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

      在外打工的母親生下我,便把我丟給了外婆。

      舅舅姨媽堅持要把我送人。

      家里平白無故添個女嬰,且不說會成為十里八村茶余飯后的笑柄。

      重要的是,外婆已經上了年紀,她自己都寄居在舅舅家里,哪還有資格留下嗷嗷待哺的我?

      據說,我被送走那天,外婆躲了出去。

      等到領養的人抱著我走到村口時,外婆追了過來。

      她跟人家說,讓我再抱一下。

      剛剛滿月的我,從包被里伸出小手,緊緊地抓住外婆的食指。

      “那豆芽一樣的小手,把姥姥的心都撓碎了?!?/p>

      多年之后,每次提起那個場景,外婆依然情難自禁。

      那天,外婆把我抱回了家,從此再也沒有放手。

      她固執地認為,我這條命是投奔她來的。

      外婆還給我取了小名,就叫豆芽。

      她說,那是一個她叫一次,心就會軟和幾分的名字。

      可想而知,從外婆抱著我回舅舅院子開始,舅媽就開始指桑罵槐。

      罵舅舅無能,罵家里兩個孩子拎著一張嘴就知道吃,罵自己嫁給李家瞎了眼……

      她一邊罵,一邊潑臟水。

      舅舅越勸她,她就罵得越大聲。

      也是從那天起,外婆再沒進舅舅家門。

      她租下一戶人家的西廂房,開始了我們相依為命的生活。

      鄉親們紛紛勸她,一把年紀了,不在兒子家住,會讓人笑話的。

      舅舅也抱怨道:“媽,你在外面租房子,別人笑話的是我?!?/p>

      這話,惹惱了外婆。

      她說,我35歲守寡,把你們仨養大,從沒動過把你們送人的心思,現在,我替我姑娘把孩子養大,有什么可笑話的?你的面子比一條人命還大嗎?

      外婆攆走了舅舅。

      她說不會去拖累他們,決定了養就好好養,不會讓我寄人籬下,受人白眼。

      就這樣,外婆重新拿出25年前,喪偶后的倔強與堅強。

      我媽寄來的生活費根本不夠,她便買來一些雞蛋,孵出很多小雞。

      公雞養大了拿到集市上賣錢,母雞生蛋后,蛋黃加在米糊里喂我,外婆吃蛋白。

      她還在房后的山腳下開墾出一片菜園。

      一半種菜,一半種葡萄,四周種上向日葵當柵欄。

      葡萄下來時,外婆用背帶背著我,手里拎著葡萄筐去集市上賣。

      路上就帶些自己做的煎餅充饑。

      誰知,有人以為煎餅也是賣的,扯了一角嘗過后,贊不絕口。

      從此,外婆日常開始烙煎餅,逢集再去賣。

      攢了一點錢后,外婆買了一輛電動三輪車。

      每隔兩天,我們祖孫倆就呼嘯著沖出村莊去趕集,中午時分,再呼嘯著回來。

      歸來時,總有鄉親圍過來,參觀外婆的戰績。

      每次,她都會給我買些小零食,也會分給同村的孩子們。

      也因此,我有著全村最好的人緣。

      冬天,小伙伴們都跑到我和外婆的小屋里玩鬧,外婆就用大鍋炒瓜子給他們吃。

      那小小屋子的果仁香,彌漫了我整個童年。

      有一次,外婆又炒了瓜子。

      我揣了兩兜就往外面跑,跑到在河邊玩的表哥表姐那里,把瓜子硬塞到他們兜里。

      然后,我們仨在河邊摸魚。

      那天,我摸了大概20多只泥鰍。

      晚上,外婆給我做泥鰍燉豆腐,好大的一鍋。

      我盛出一碗,悄悄端著往舅舅家走。

      誰知,心里太興奮,快進舅舅家門時,一下絆倒了。

      9歲的我,看著泥鰍豆腐灑了一地,號啕大哭。

      聞聲出來的舅媽把我扶起來,把沒摔碎的碗沖洗干凈,給我裝了一碗剛出鍋的豆角燉肉。

      搞笑的是,我急著獻寶一樣拿給外婆,傳遞這友好的信號,可快到家時,又摔了個狗啃泥。

      這一次,我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外婆、舅舅舅媽、表哥表姐都被我吸引了過來。

      外婆扶起我,給我擦眼淚。

      這時,舅媽轉了回去,又給我們盛了碗新的。

      當天晚上,外婆看著那盤豆角燉肉,一筷沒動,眼圈紅紅的。

      從那以后,她做了好吃的,都會打發我給舅舅家送去。

      而舅舅家也會不時送過來吃的用的。

      表哥表姐更是時常在我們家玩著玩著,干脆就不走了,留下來過夜。

      外婆看著我們仨睡在床上,眉眼都是笑意。

      她沒事就對我念叨:“芽芽,你是咱家的福星,有了你這個機靈鬼,我跟你舅媽的關系才會緩和?!?/p>

      我說:“如果沒有我,你們也不會弄僵啊?!?/p>

      外婆說,那不一樣,他們終于長心了,是你這小東西懂事,把他們的心給暖化了。

      外婆總是這樣,把我說得跟花一樣好。

      說我以后肯定會有出息。

      就連眼角那顆令我討厭的小黑痣,她都會說:“那不是痣,那是福氣?!?/p>

      而我,自小被外婆教育的能說會道。

      我說:“姥姥,有你,就是我最大的福氣,不然,我現在肯定是一個漫山遍野放牛、鼻涕冒泡的野孩子?!?/p>

      外婆笑得眼淚都出來了:“你這張小嘴啊,真是哄死人不償命?!?/p>

      “豆芽這孩子,嘴是真甜?!边@是全村人對我的評價。

      幼小的我就善于察顏觀色,樂善好施。

      我曾一度以為,那是我的天賦,是一個有媽生,沒媽養的孩子練就的求生本能。

      但后來,我才慢慢覺悟,心甜嘴才會甜。

      是外婆罕見的富養,讓我沒感到過悲慘,讓我自由奔放,足夠陽光。

      13歲那年,我見了媽媽一面,那是我記憶里為數不多的幾次見她。

      她是在一個天擦黑的傍晚,摸索到了外婆和我的家。

      她穿得花里胡哨,濃妝艷抹。

      她用特別絕望的語氣對外婆說:“我替那個男人坐了幾年牢,他不但不感恩,還騙我,他跟房東說我們要搬家,把租金全退了,害得我連個住的地方都沒有?!?/p>

      媽媽全程都沒怎么看我。

      外婆聽完她抱怨,開始跟她夸我,夸我懂事,夸我有人緣,夸我學習好。

      媽媽依然不看我,只是紅著眼睛說:“我就知道把孩子交給你,錯不了?!?/p>

      “我本來想多賺點錢寄回來,可是,運氣太差,都被老男人騙光了?!?/p>

      “不說了,不說了,想吃啥,媽給你做?!蓖馄乓贿叢裂蹨I,一邊下地包餃子。

      我們仨,默默地包餃子,誰也不說話。

      我媽吃餃子時,外婆看她的目光讓人心碎。

      我臨睡前,媽媽去上廁所,我看見外婆把一疊零錢放進了媽媽包里。

      那目光,一樣令人心碎。

      她是疼媽媽的,我看得出來,很疼很疼。

      第二天一大早,我醒來時,媽媽已經走了。

      舅舅得知媽媽回來后,罵罵咧咧,話說得極為難聽。

      外婆讓舅舅閉嘴,把他攆出了家門。

      那天,外婆一直魂不守舍,切菜時傷了手,撿雞蛋時,踩碎了一只。

      晚上,我放學回來看到她手指上的傷口,大呼小叫,不肯再讓她做家務。

      我剁雞食,生火、做飯……

      外婆圍著我轉。

      她終于艱難開口:“這都是我芽芽的命,你也別怪你媽,她要是多看你幾眼,就走不了?!?/p>

      “姥姥,我懂,我沒怪她,我有你,頂一萬個媽?!?/p>

      外婆又哭了。

      那天晚上,我寫完作業后,外婆就跟我聊天。

      我從來沒見那樣傷心的外婆。

      她說,姥爺去世后,她一個拖著三個孩子討生活,天天忙著怎么活下來,沒時間管他們,所以也只是把他們養活了,卻沒能把他們教育好。

      “你媽如果不是因為缺少父愛母愛,也不可能老被男人騙,她都不記得你姥爺的樣子,我又粗心,所以,她這輩子都在找爹疼,找媽愛?!?/p>

      “如果也像養你這么養他們,是不是他們也會像你一樣優秀?”

      優秀,這是外婆給我的評價。

      而“優秀的我”默默聽著外婆的傾訴,一邊給她擦眼淚,一邊給自己抹眼淚。

      然后,不知天高地厚地承諾:“姥姥,你放心吧,以后等豆芽有出息了,豆芽養你的老,也給我媽養老……”

      聽了我的話,外婆又哭又笑,說自己“真有?!?。

      我的傻外婆,如果不是因為我,她現在就可以像村口那些爺爺奶奶們一樣,每天曬曬太陽聊家常,頤養天年。

      把一個累贅愛成“福氣”,這需要多少的愛和勇氣?

      初三那年,發生了一件令我后悔終生的事。

      那時候的我,一度非常迷戀音樂,可家里沒電視,也沒有錄音機,看著同學們都有隨身聽,我做夢也想擁有。

      可我不敢對外婆說,我知道,盡管媽媽偶爾會打來一點生活費,但那杯水車薪,也僅僅維持我的學雜費而已。

      而外婆,能把我養大,已是不易,她沒有余錢。

      為了實現日思夜想的愿望,我偷了外婆壓箱底的金戒指。

      在老家,每個60歲以上的老人都會想方設法為自己買個金貨傍身。

      一為避邪,二為離世后,給親人留一個傳世的念想。

      外婆的那枚金戒指,縫在一件舊棉襖的里子里。

      而舊棉襖就那么隨意地蓋在一個咸菜壇上。

      外婆曾經得意地對我說:“芽芽,我是不是挺有心眼!”

      是啊,若非內奸,或者準確地說,除了我,沒有人知道外婆的戒指放在哪里。

      而當時的我,太渴望一個隨身聽了。

      于是,我連那件舊棉襖一起拿走,騎著自行車跑到縣城回收金子的地方賣了戒指,買了隨身聽。

      可想而知,外婆發現戒指丟了之后,哭得有多么傷心。

      村子里的人聞聲紛紛前來幫她破案。

      大家一致認為,沒有人會打那個破的棉襖主意,除非內奸。

      而這時,外婆突然不哭了,開始言之鑿鑿地說,好像記得有個外地貨郎進過我們家。

      她大罵出口,說那些人根本不是賣貨的,就是專業小偷,眼睛毒的很,而且打一搶換一個地方。

      于是大家跟著一起罵,表示以后這樣的貨郎進村,必須盯緊了。

      晚上,我看著外婆一邊生火一邊發呆,心里難過極了。

      可是,能說會道的我,第一次沒有安慰外婆。

      我在當天的日記里寫下:長大后,我要給外婆買金戒指、金鐲子、金項鏈、金耳環,很大很大的那種。

      我心里清楚,外婆一定明白了實情,她是為了維護我的顏面,才向村里人撒了謊。

      我必須活出個人樣來!

      也是在那天起,我慢慢明白,真正愛一個人,不是用嘴說說,而是用實際行動做。

      此后,我上高中,外婆就在離學校不遠的地方,租了一間平房伴讀,以賣菜和煎餅為生。

      等到我考上大學,外婆非要送我來讀書,那是她這輩子第一次坐火車,她說,這輩子,值了。

      這回,是我邊工邊讀來支撐我們倆的生活。

      我第一次騎單車,載著外婆逛完整個大學校園時,外婆說自己臉都笑僵了。

      她不敢想自己這輩子還能供出一個大學生。

      她說就是現在死了,也是含著笑的。

      秋風沉醉,外婆在笑,我的眼淚卻在飛。

      我是在外婆的電動三輪車里長大的,我終于可以載著她走天涯啦。

      大一拿到的第一筆獎學金,我給外婆買了一枚小小的黃金指環。

      我流著眼淚給她戴上,終于有勇氣承認:“姥姥,當年的戒指是我偷的,以后,我會給你買更大的戒指,還有手鐲,耳環……”

      “拿姥姥的東西怎么叫偷,那戒指本來也是要給你的?!蓖馄艢舛ㄉ耖e地欣賞著那小小的指環:“我真是有福氣,能戴上外孫女給我買的戒指,真亮啊,姥姥從來沒見過這么好的戒指……”

      外婆永遠是這樣,夸張地放大我身上一切優點,永遠不吝表揚。

      就像鄉親曾經說的那樣:“你家豆芽身上的虱子都是雙眼皮的?!?/p>

      外婆把一個最應該自卑的女孩,愛成了一個自信的女人。

      大學畢業后,我放棄了保研資格,迫不及待地參加工作。

      外婆已經82歲了,她沒有太多好光景了。

      我把外婆接到身邊,我要和時間賽跑,好好的孝順她。

      那時候,追我的男生不少。

      可是,了解到我的情況,見到外婆時,他們的眼神出賣了他們的嫌棄。

      薛鋒是我同事,也是我老鄉,回老家時見過外婆。

      他每次來找我,都會給外婆買一堆好吃的,還托人從日本帶回膏藥,緩解外婆的關節疼痛。

      每次我們外出,不管外婆如何推辭,他都要堅持帶著外婆,拿著相機一直跟拍我們。

      外婆背駝得厲害,因為風濕,手腿腳上的關節變形嚴重。

      可他每拍一張都會跟外婆分享,說外婆是這世界上最可愛的老太太。

      外婆對他更是贊不絕口。

      這輩子,她夸得最多的人是我,其次就是薛鋒。

      那天,我去買水。

      回來時,聽見薛鋒跟外婆說悄悄話。

      “外婆,以后我們有孩子,必須你來幫忙帶,你帶的孩子,肯定差不了?!?/p>

      外婆笑得眼睛都瞇上了:“好,好,多生幾個?!?/p>

      薛鋒就是這樣,脅持著外婆,跟我求婚的。

      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在別人眼里,外婆是我的累贅,能和我一樣珍愛外婆的人,一定也會把我當作寶貝。

      按照老家習俗,姑娘出嫁是要辦流水席的。

      外婆說,這個環節不能少。

      于是,我們開著車,帶外婆回了老家。

      那天外婆徹底炫富了,明晃晃的金戒指、金項鏈、金手鐲、金耳環。

      她拉著我的手,告訴我這個爺爺給過我花生,那個嬸子幫我做過衣服,告訴我吃過這個大伯家的杏,那個大伯家的桃……

      她逢人就夸我有出息,說我上班和在家里談工作時,都是用的外國話。

      與此同時,她也把薛鋒夸得天上有,地上無。

      可憐薛鋒同學全程淚目。

      旁人看到的是,外婆這一生的高光時刻,他看到的卻是,我們祖孫倆后甘之前的那些真苦。

      兒子出生那年,外婆85歲。

      盡管請了月嫂,她還是堅持自己動手,每頓給我熬小米粥,煮紅皮雞蛋。

      偶爾,她精神恍惚,會把兒子看成是我。

      “芽芽,我的小芽芽,簡直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娃娃?!?/p>

      每每這時,我和薛鋒都不去糾正打擾她。

      只是,轉過頭來,我會淚如雨下。

      時光,請你慢些走。

      這樣的外婆,我們都還沒有愛夠。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jdb五龙捕鱼的赢钱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