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1bwcdm / 文件夾1 / 長頸鹿沒有象牙和犀角,為什么也被人捕殺?

0 0

   

長頸鹿沒有象牙和犀角,為什么也被人捕殺?

2020-04-24  hl1bwcdm

    長頸鹿被絆倒了。

    兩個人在前面拉直了黑色的粗繩子,長頸鹿被絆倒了。但它竟然又站起來開始奔跑,搖搖擺擺地。另外六個人在后面抓著繩子,企圖控制住它。因為麻醉劑的作用,長頸鹿向前傾倒,腿岔開,但是2米長的脖子依舊頑固地伸展著。一個女人從背后跳起,緊緊抱住將長頸鹿撲倒,人們拿著兜帽和電鉆聚攏過來。

    撂倒長頸鹿。圖片:San Diego Zoo Global / theatlantic.com

    幻想與困境

    我們不是偷獵者?!?/p>

    長頸鹿保護基金會的創始人兼主管朱利安·芬尼西(Julian Fennessy),時不時要向前來觀賞野生動物的游客這樣說明。這只隊伍由科學家、獸醫以及巡護員組成,他們試圖弄清長頸鹿瀕危的原因,希望在無可挽回之前能夠找到出路。為了了解長頸鹿的活動范圍,他們在非洲大陸上少數幾個還有長頸鹿存在的地區,為數百頭個體安裝GPS追蹤器——而第一步,要先把這些高大的家伙撂倒。這項工作令人興奮又充滿危險,芬尼西不久前就被長頸鹿的脖子砸斷了三根肋骨,并且肩膀脫臼。

    撂倒長頸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圖片:San Diego Zoo Global / theatlantic.com

    很多人都沒想過,這種引人注目的明星生物被忽視了——連同它們迫近的滅絕危機。只有少數研究者在野外研究過長頸鹿,這讓它們的基本情況也迷霧重重。人們太過喜愛和熟悉長頸鹿,覺得它們數量眾多,擁有美好的未來。但2018年的一項研究顯示,人們對動物的美好幻想與它們面臨的灰暗現實之間的差距,在長頸鹿身上最為巨大。

    過去的三十年中,長頸鹿減少了30%,只有11.1萬頭個體幸存,數量是非洲象的四分之一。2010年,在法國賣出的一款長頸鹿形玩具,銷量是長頸鹿實際數量的8 倍。2016年,觀看了紀錄片《地球脈動 2》中長頸鹿踢獅子鏡頭的英國人數量是長頸鹿的上百倍。但很多人并不知道,也是在那一年,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將長頸鹿的瀕危等級調整為“易?!?。

    撂倒長頸鹿

    想象一下長頸鹿的感受——方圓數公里間你是最高的存在,金合歡樹頂對多數動物來說就是世界的天花板了,但你的臀部和肩膀就有那么高。當你抬起離地5.7米的頭顱,用敏銳的目光掃過廣闊的稀樹大草原,只見5輛吉普車正朝你飛速駛來。

    我在最后那輛吉普上,身邊站著肯尼亞野生動物管理局的兩位工作人員。長頸鹿在安靜地覓食,用它們長而靈活、帶點藍色的舌頭從多刺的樹枝上卷下樹葉。不知是為了覓食、打架,還是偵測掠食者,它們從短脖子祖先逐漸演化而來,如今擁有了恐龍滅絕后地球上獨一份的身高,脖子比其他動物長至少一倍。在肯尼亞的萊基皮亞高原上,云底是平的,金合歡樹頂也是平的,只有長頸鹿在一片扁平中聳立。

    圖中最矮的是長頸鹿的近親霍加狓,最高的是長頸鹿,中間則是已經滅絕的薩摩麟。圖片:Apokryltaros / Wikimedia Commons

    領頭的吉普上,獸醫選中了一頭雌性長頸鹿,粉色的麻醉標準確擊中它的右肩。長頸鹿漫不經心地抖了抖,繼續吃東西,幾分鐘后突然跑了起來。

    麻醉用的是埃托啡,這種藥劑的效力比嗎啡強1000倍以上,但有些長頸鹿仍能抵抗足夠放倒大象的劑量。更糟糕的是,埃托啡會抑制呼吸和心跳、提高血壓,多數長頸鹿會在此時奔跑起來,這對需要把血液泵上2米高脖子的動物來說可不是什么好事。因此,一旦麻醉標擊中長頸鹿,人們必須在15分鐘內追上并將它放平,注射第二針藥物來中和埃托啡。

    給長頸鹿打麻醉。圖片:San Diego Zoo Global / theatlantic.com

    我們緊隨其后,希望將繩索繞在長頸鹿腿上,引導它向前倒下,減小向后摔而傷到頭和脖子的風險。

    獸醫莎拉·弗格森(Sara Ferguson)成功飛撲了長頸鹿的脖子。長頸鹿看起來纖細,其實龐大而強健,頭和脖子加起來約有270公斤,比黑熊還重。爭奪配偶時,雄性將脖子甩出長長的弧線,用頭部相互撞擊。它們被從天而降的獸醫砸到,不算什么大事。

    四個巡護員跨坐在長脖子上。有人用兜帽蓋住長頸鹿的頭阻斷視線,另外一群人則忙著測量、采集皮膚和 DNA 樣品、捉虱子,同時在它的體側灑水以防中暑。第二針藥劑中和了埃托啡,讓它完全清醒。盡管長頸鹿依舊冷靜,但所有人還是小心地與它的長腿保持距離,畢竟那可以把獅子踢飛。

    壓倒長頸鹿。圖片:Tyler Schiffman / theatlantic.com

    芬尼西開始在長頸鹿的頭部安裝追蹤器——把一個與一疊撲克牌差不多大的小黑盒,固定在長頸鹿的皮骨角上。這對皮骨角由軟骨骨化,它們被長頸鹿用來打斗,厚實堅硬且不敏感,只在基部有一根神經。在上面打洞時,680公斤重的巨獸幾乎沒有反應,安裝順利完成。

    長頸鹿與人類一樣擁有七塊頸椎骨,通過像人類肩膀那樣的球窩關節連接。重獲自由的長頸鹿并不是將脖子直直挺起,而是像蛇一樣靈活地抬起頭。最初的幾步搖搖晃晃,但這頭長頸鹿很快邁開了步子,迅速找到之前躲起來的幼崽,跑了過去。

    誰是兇手

    我抵達肯尼亞時,以為長頸鹿面臨的主要威脅是偷獵。人們確實狩獵長頸鹿——用槍,用弓,用長矛,用帶尖刺的圈套住它們的腿,在樹上或地上布下陷阱。去年夏天在烏干達,弗格森從陷阱中解救了數十頭。

    她說:“我們清理了一片區域,但第二天又發現新的陷阱?!?017年追蹤過的11頭長頸鹿中,可能有4頭已經死于偷獵。但與大象、犀牛和穿山甲不同,長頸鹿不是因為非法國際貿易遭到獵殺。在肯尼亞這樣的國家,人們獵殺長頸鹿是為了它的肉,它們是食物來源。

    3月,肯尼亞一個保護區發現,兩頭極其罕見的白長頸鹿被盜獵者殺害,目前保護區僅剩一頭白長頸鹿。圖片:Hirola Cconservancy

    偷獵很嚴重,很顯眼,是一個可以敵視的目標;但這只是眾多威脅中的一個。有些不那么直接、卻更劇烈的事情,也在摧毀長頸鹿。

    人口增長和生境破碎是罪魁禍首。過去50年中,肯尼亞的人口翻了兩番,30年內將再翻一番。家畜的生物量也達到了野生動物的8倍,而野生動物的數量卻減少了 70%——這并非巧合。

    長頸鹿擁有的資源不斷地被農業和畜牧業擠占。西蒙·馬西納(Symon Masiaine)領導著名為 “Twiga Walinzi” 的團隊,這是當地語言中“長頸鹿衛隊”的意思。他說:“樹都被砍了燒炭,長頸鹿連吃的都找不到。家畜干擾覓食,狗追著它們到處跑?!睎艡诤偷缆芬沧钄嗔碎L頸鹿的遷徙路線。長頸鹿在18世紀寬廣連續的棲息地,如今只剩大約十分之一,而且相互隔離。若考慮肯尼亞未來的發展,余下的棲息地將更加破碎。

    古墓里的壁畫,努比亞人、長頸鹿和猴子。圖片:Nina de Garis Davies /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這些棲息地相互封閉,削弱了動物面對變化時的靈活性?!狈夷崴菇忉尩?。長頸鹿現在正面臨著變化——到 2060 年,肯尼亞的氣溫將升高 2℃,長頸鹿將面對更不規律的降水和更嚴苛漫長的旱季??夏醽喐鞯氐男筠r也面臨著相同的挑戰,他們被數十年的政策所限制和邊緣化,不得不與長頸鹿爭奪日漸減少的資源。沖突無可避免,但長頸鹿總是輸。

    疊加起來的外部壓力對長頸鹿尤為不利。免疫力下降,不明原因的皮膚病在長頸鹿之間流行。它們的孕期長達15個月,一生本就只能繁殖幾次。芬尼斯說:“孕期中的任何意外都會造成流產。更何況面對各種威脅,它們從一開始就很難受孕?!?br>

    保衛長頸鹿

    當動物無法在破碎的生境中移動,人類可能不得不幫上一把。2018年8月,住在烏干達北部某條公路邊的人們看到了非常罕見的一幕:一輛側面綁著灌木的綠色大卡車緩緩駛過,五頭努比亞長頸鹿從車中伸出腦袋四處張望。十小時的路程中,長頸鹿們鎮靜得出奇。沿途的孩子們從教室里蜂擁而出,這可能是他們第一次見到長頸鹿。

    努比亞長頸鹿(Giraffa camelopardalis camelopardalis)。長頸鹿的分類存在不同意見:IUCN認為這是包含九個亞種的單一物種;本文所遵循的則是長頸鹿包含四個不同的物種。不同長頸鹿的膚色花紋和地理分布各有不同。圖片:Doug Belshaw / flickr

    努比亞長頸鹿是北部長頸鹿(Giraffa camelopardalis)的一個亞種,野外僅有2645頭,超過一半生活在默奇森瀑布國家公園。烏干達野生動物管理局分了一些小群到其他保護地,現在所有的種群都在增長。但是這一策略無法消除生境破碎隔離的困境,在有些國家,長頸鹿根本無處可去??夏醽喌膰夜珗@和保護區只覆蓋了 8% 的國土,包括網紋長頸鹿(Giraffa reticulata)在內的多數大型哺乳動物只能生活在保護地之外,與人類共存。

    讓長頸鹿對當地人的價值超過獵殺它們的收益是一條可行的路線。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尼日爾是最后49頭西非長頸鹿的家園,它們全部生活在國家公園之外。保護團體為棲息地周邊的人們爭取貸款,打水井,提供發展生態旅游的機會。結合當地政府對狩獵的嚴格管控,長頸鹿被從滅絕的邊緣拉了回來?,F在,約600頭個體與當地人分享土地。

    西非長頸鹿(Giraffa camelopardalis peralta)。圖片:Eric.dane / Wikimedia Commons

    在肯尼亞,許多人則將土地轉化為準保護地,這里的放牧活動將受到謹慎管理;作為交換,他們得到生態旅游或發展項目帶來的益處??夏醽喴吧鷦游锕芾砭謩t提供了獸醫服務和巡護員訓練。準保護地在過去二十年中迅速增長,覆蓋了越來越多的土地。只是多數準保護地沒有圍欄,動物能夠隨意越過邊界,有時有去無回,有時回來了卻帶著傷。

    幸運的是,隨著面積擴大,有些準保護地已經開始連接。在著名的馬賽馬拉自然保護區北邊,準保護地面積幾乎與保護區本身一樣大。集中管理的39片準保護地,覆蓋了超過1000萬英畝的區域,土地正慢慢從破碎化中恢復。

    追蹤器的數據能讓人們了解長頸鹿去過哪里,保護團隊據此可為需要保護的地區排出優先等級。追蹤器將長頸鹿的移動軌跡記錄在地圖上,眾多蜿蜒的彩色線條,從為長頸鹿安裝追蹤器的地方開始延伸。其中一條黃色的線一路向北,卻在2017年6月戛然而止,當時距離這個追蹤器安裝才過去幾周。

    安哥拉長頸鹿(Giraffa camelopardalis angolensis)。圖片:Jedesto / Wikimedia Commons

    調查發現,那頭長頸鹿被作為食物提供給了一所小學。于是,長頸鹿護衛們組織了關于長頸鹿保護的教育活動、發起野生動物社團、捐獻桌椅和課本——這是這所學校收到的第一批資助?,F在,當地人非常支持長頸鹿保護,他們發現,長頸鹿活著的價值高于作為食物的價值。

    這不是一段邪惡的偷獵者殺死動物的故事,而是關于兩個物種擠在迅速變化的世界中的故事。只有共存,才能讓故事通往圓滿結局。

    追蹤器安裝之旅即將迎來尾聲。過去3天中,這只隊伍給7頭長頸鹿安裝了追蹤器,每次安裝都是不同的挑戰。好在最后一頭長頸鹿十分配合,這是個年輕的雄性,中標之后甚至都沒跑,走了不到100米后靠在樹上。姿勢看起來有些滑稽,它的身體松松垮垮,但又被撐住了,脖子卡在樹枝上。樹上的長刺刺不動它厚實的皮膚,但恐怕也不怎么舒服。埃托啡還在它的血管中循環,藥效比所有人預計的都強。團隊迅速動手,用繩子兜住,六個人一同用力將癱軟的長頸鹿拉到了地上。

    長頸鹿群體可能是按性別劃分,也可能雌性混合,我們仍然知之甚少。圖片:Davis Huber / theatlantic.com

    想象一下,如果你是這頭長頸鹿,躺在地上該有多震驚。從你幼時第一次站起之后,還從沒用這么奇怪的姿勢待著過。剛剛讓你暈頭轉向的鬼東西才散開,眼睛仍然被蒙住,你揮動蹄子,卻只能踩到空氣。一陣電鉆的嘈雜仿佛要打穿你的頭骨,于是你又開始揮動蹄子,可還是什么也踩不到。

    終于,眼前的東西移開了。你抬起頭,伸長脖子,站起來,回到了屬于你的位置——直立,高聳,俯瞰萬物。

    (作者:Ed Yong;翻譯:核桃苗)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jdb五龙捕鱼的赢钱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