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燈要硬闖 / 社會 / 你家為什么會有一張全國統一的床單?

0 0

   

你家為什么會有一張全國統一的床單?

2020-04-24  紅燈要硬闖

前幾天,一條平平無奇的床單神秘地爬上了熱搜。

沒錯,就是它↓

面對此情此景,廣大網友只想說:誒,這么巧,原來你也在這里。

不過,為什么全國人民都有一條一模一樣的床單?

面對這張家家都有的花床單,真的要先掬一把時代的淚水。

無論它是你媽媽的嫁妝,是你奶奶縫的被里子,還是嶄新地在柜子里存了十幾年,抑或只是被鋪在席夢思下邊用來防滑……總之,每一個中國家庭,都逃不開被這張床單所掌控的命運。

以至于每當相似的圖案出現在犄角旮旯,你都能迅速地回憶起那粗糙的套色印刷,略顯單薄的質感,以及經過了無數次的清洗后,那種仿佛“一蹬即碎”的綿軟。

面對這份被“統一”的童年記憶,很多80、90后的網友表示自己有話說。

       

△這可能不只是你們一家的記憶|來源:微博

△這種混搭有點美妙,令人欲罷不能|來源:微博

△中華美“單”代代相傳|來源:微博

也有人忍不了了——

△上流君琢磨著,這位網友沒準是個10后?

甚至還有人做了一個調查——

可見這個花床單,確實很多人家都擁有,或曾經擁有過。

而且,自己家有就算了,為什么隔壁王叔叔家也有呢?!

再看看以前用過的枕巾,感覺更解釋不清了呢。

除此之外,家家都有的,可能還有這個搪瓷盆——而且大概率會被用來裝豬油。

以及這款經典永流傳的“學生藍”——

所以,這些玩意到底是怎么做到全國統一的???

其實,像床單、豬油盆這樣全國統一的老物件還有很多,就像自行車基本都是飛鴿和鳳凰,縫紉機大部分都是大橋,電視機基本都是北京和飛躍,暖壺都是北京保溫瓶廠的鹿牌一樣……大家的床單牌子基本也是一樣的。

△北京保溫瓶廠的鹿牌暖壺,結婚送禮來一個,喜遷新居來一個......

“全國統一的床單”的幕后正是老牌國營企業,也是魔都土著的老朋友——上海民光被單廠。

上海民光被單廠成立于1935年,是一家民國老廠牌,其前身叫“民光織物社”,1956年進行了公私合營改組。

我們所熟悉的以牡丹、月季或是鳳凰、鴛鴦為主圖的“四菜一湯”的床單式樣,就是由他們開創的。

增加一下奇怪的知識——所謂“四菜一湯”,是指一種四方連續的紡織品印花制式,即中間一個較大的獨立紋樣作為主體(一般是大型花朵或吉祥紋飾),四周綴以較小的圖案進行點綴(比如小型花朵和葉片),兩邊延展開,輔以一些邊飾(比如藤蔓、蝴蝶等)。

民光被單廠的拳頭產品,名叫“2465”號床單,可以說正是后來“國民床單”的前身。

“2465”中的“24”,代表民國24年,也就是1935年,民光創辦的第一年;“6”代表6尺,是產品規格標號;“5”代表油紙花板5色套色印花,是工藝說明。

這種床單采用當時頗為新穎的紗線交織技術,色彩鮮艷,花色選擇極具國民基礎,非常喜慶吉祥,加上結實耐用,民光床單因此拔得頭籌。

不過,為什么這會成為家家都有一條的“國民床單”呢?

這種情況產生的源頭,其實是當時生產力的低下。

1950年,全國棉紗產量43.7萬噸,僅占全球的7.8%。直至改革開放初期,全國紡織總量才逐漸達到276萬噸,占全世界同類型產業的10%。

20世紀六七十年代,因為物資緊缺,很多商品都需要憑票購買,比如糧票、油票、肉票、布票……甚至一度連自行車和電視機都需要憑票才能購入。

△如今的收藏市場上,各類票證的收藏價值很高,尤其是成套的布票

當時的布票是按人頭發放的,城鎮戶口一般每人每年發放16尺布票(1尺≈0.3米)。所以,一家人一年里能擁有的布匹數量并不多。

如果你家還存有那個年代的學生作文選,翻開你會發現,當年流行的一種謳歌母愛親情的作文套路是:媽媽/爸爸/爺爺奶奶/姥姥姥爺攢了一年的布票,在××時為我做了一件××,看見它,我流下了感動的淚水。

這種供需嚴重不平衡的情況下,工廠可以按照自己的計劃,先生產產品,再尋找銷路,即使只生產單一的品種,也不用擔心銷量,現在看起來簡直任性。

再加上,當時的國營企業因缺少市場競爭壓力,原材料和生產技術單一,繼而導致創新能力缺乏,很多“全國統一”的物件就這樣誕生了。

“國民床單”也不例外。在民光床單的先鋒作用下,各大國營廠商(其實也沒幾家)都開始紛紛效仿。

以至于到了后來,在中國的各級城鎮,幾乎每家每戶都擁有這種民光“2465”床單,或者一張效仿民光“四菜一湯”樣式的床單。

其實這不是“國民床單”第一次走紅,早在2012年,“國民床單就上了熱搜。

起因是一位網友在微博上配了圖,吐槽自己壞掉的耳機。耳機不是重點,引發了全民圍觀的正是那張作為拍照背景的淺色牡丹床單。

“樓主這個床單為何如此熟悉……”

“這個床單是我媽的嫁妝,舅舅當年托了很多人才買到?!?/p>

“這個床單質量超好。我家用了三十年,每年夏天都要鋪上,巨舒服!”

“我和姐姐都是睡在這個床單上長大的……”

那可能是“國民床單”在退出時代后,第一次重新回歸人們的視野,連帶著上海民光都跟著一起火了一把。

可見,人們總是喜歡懷舊的。

隔著互聯網,看著一條相似的床單,我們就能想起,小時候的暑假趴在床上打滾,旁邊開著窗子,窗外傳來蟬鳴和二八大杠的車鈴聲,吵鬧而溫馨。

偶爾有風吹進來,床單上涼津津的。

旁邊的桌子上攤著暑假作業,椅子背上掛著一件印著“熊貓盼盼”的白T恤,一點都不想動。聞著花床單上洗衣膏的味道,用手指描摹著那一圈洗不干凈的污漬,腦子里想的是爸爸上班前冰在水池里的西瓜,還有藏在鉛筆盒里的彈弓。

但那個夏天就這樣走遠了。


這可能就是心理學上所謂的“情景記憶”,也是我們為什么一直不肯丟掉這張花床單的理由。

這張床單可能見證了我們的誕生,而我們也在上邊尿過炕、打過滾。這上面有一個家庭從一個時代走到另一個時代的印記,有無數舊故事,有我們的童年,和父母的青春。

所以80、90后的這代人,必然會記著這張花床單。但隨著00后、10后逐漸進場,這類的時代記憶也就淡去了,不知道哪年再被翻出來,到時候可能就成為了10后口中“那些年我們家的老古董收藏”。

[1]70年來紡織業以高質量發展向祖國獻禮,中國紡織網

[2]《上海市民考古手冊》上海博物館編,北大培文出品,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

[3]國民床單“民光”:布票年代的百姓首選, 東方網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jdb五龙捕鱼的赢钱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