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愛歷史本尊 / 最愛歷史 / 109年前,一支敢死隊,被埋在了廣州

0 0

   

109年前,一支敢死隊,被埋在了廣州

原創
2020-04-27  最愛歷史...

    在大歷史的洪流中,個人是渺小的。

    即便是英雄烈士,

    經過時間的淘洗,也只能以群體形象被銘記。

    1

    1911年4月27日(農歷三月廿九日),下午五點半。

    喧囂的廣州城冒出了一隊年輕的人馬,

    每個人臂纏白布,腳踩黑面樹膠鞋,

    腰纏炸藥,手持槍刀,直奔兩廣總督署。

    接下來的戰斗中,這120余名英勇的起義者,

    有的當場戰死,有的被捕就義,

    大多化作了黃花崗墓園內的一抔黃土。

    喻培倫,四川內江人,出生在一個富商家庭,

    曾自稱“世界惡少年”,表示對封建制度的挑戰。

    他的特長是制造炸彈,留學期間,

    因研究炸彈不慎引發爆炸,引來了日本警察,

    并“犧牲”了右手三個手指。

    喻培倫曾與汪精衛等人進京,謀刺攝政王載灃,

    計劃暴露后,他僥幸逃脫,

    化名王光明、尤國楠,分別寓意“望光明”、“憂國難”,

    在香港繼續研發炸彈,被革命黨人稱為“炸彈大王”。

    黃花崗起義之前,起義的計劃已經泄露,

    清軍在廣州城內作了嚴密的戒備。

    要不要延期?革命黨內出現了不同的聲音。

    喻培倫十分氣憤,向起義領導者黃興慷慨陳詞:

    這次起義,傾國內外同胞的人力財力。

    如中途延期,萬一不能再舉,豈不斷送了革命?

    革命總是要冒險的,何況還有成功的希望……

    黃興也非常痛苦,以往多次起義失敗,

    已經使革命黨人在海外募款的信用日益不佳,

    這次起義前后已用掉募款十多萬元,

    如果無疾而終,如何面對資助革命的海外華僑?

    黃興決定拼個人一死,來挽救革命信譽,

    他本可以坐鎮香港指揮起義,但自己沖到了第一線:

    我既入五羊城,不能再出去。

    起義前夕,革命黨人阻止喻培倫參加戰斗,

    革命還需要他繼續制造炸彈,為革命儲備有用之才。

    喻培倫自己站出來反對說,

    黨人都是有用之才,如人人都留為后用,誰與謀今日之事?

    當革命需要流血時,我應為前驅!

    起義時,他胸前掛著滿筐炸彈,勇往直前,

    退出總督署后,輾轉巷戰,他始終戰斗在最前列。

    終因彈盡力竭,渾身受傷被俘。

    面對審訊,他擔心連累家人,至死都說自己叫“王光明”。

    三天后,“王光明”遇害,年僅26歲。

    ▲喻培倫

    2

    在此次起義中,喻培倫的真實身份是:

    一名“選鋒”,即敢死隊隊員。

    黃興、趙聲作為黃花崗起義的直接領導,

    吸取了此前歷次革命失敗的教訓——

    依靠起義中臨時運動起來的軍隊、會黨,

    他們紀律性不強,常常不聽從指揮。

    所以革命必須精選一支由起義領導機構直接掌握的隊伍,

    作為起義發難的先鋒,這就是“選鋒”。

    最初計劃的選鋒是500人,后來增加到800人。

    參加選鋒的很多年輕人,都是海外華僑。

    黃花崗起義遇難者中,有姓名可考者計86人,

    其中至少30人有華僑身份。

    年齡最小的才18歲,最大的52歲,大多是二三十歲的青年。

    基本都是風華正茂的年紀。

    據說,當時想回國革命的年輕人太多,

    只能以抽簽的形式決定誰能回國參加起義。

    越南僑胞組織了一個30多人的敢死隊,

    因搭乘船只中途遇到大霧,沒能趕上黃花崗起義。

    選鋒李炳輝,是一名馬來西亞華僑,起義前夕回國。

    他母親得知兒子回國了,想讓他回家見一面。

    他也很想念母親,但含淚給母親寫信,

    說有重要任務在身,現在還不能回去看您。

    在信里,他附了自己寫的一首詩:

    回頭二十年前事,此日呱呱墜地時。

    慚愧劬勞恩未報,只緣報國誤烏私。

    他犧牲的時候,年僅20歲,

    連母親的最后一面都未見上。

    華僑郭繼牧余東雄是黃花崗起義遇難者中,

    年紀最小的兩位,一個19歲,一個18歲。

    郭繼牧是“僑二代”,生在南洋長在南洋,

    他曾回到祖國,立志為祖國戰斗。

    父親欲為他訂婚,他對父親說:

    男兒志行未遂,何以家為?

    父親一再堅持,他只能勉強成婚,

    婚后不久,他對妻子說:

    我要到廣州參加革命,這一去,成敗不一定,

    假如不幸失敗,切不可過于掛念我,

    還要請你替我孝養老父!

    隨即和余東雄一起回到中國,雙雙戰死。

    余東雄15歲加入同盟會,犧牲時年僅18歲。

    當初因他年齡小,同盟會未準他回國參加起義,

    他再三懇求,才被批準。

    ▲余東雄

    羅仲霍,原是廣東惠東人,只身到南洋謀生,

    與妻兒闊別十年。

    起義前,妻子楊氏知道丈夫人到了香港,

    于是帶著兒子遠途跋涉去看他。

    羅仲霍沒有時間陪他們,

    僅用一點錢就把十年未見的妻兒打發走了,

    連一個晚上都未共同度過。

    妻兒走后,他心里很難受,但說不出來。

    數日后,他默默來到廣州參加起義,

    在戰斗中左腳受傷被俘。

    臨刑前,羅仲霍還對清朝官兵演說革命宗旨,

    官兵們驚嘆不已。

    回國前,他已寫過一首詩,表達了必死的信念:

    公等健兒好身手,愧余一介弱書生。

    愿將熱血造世界,亞陸風云倩汝平。

    在他殉難后,他的妻兒,

    靠同盟會每月12元的撫恤金艱難度日。

    ▲羅仲霍

    3

    黃花崗起義殉難烈士的平均年齡只有29歲。

    他們中的很多人,是十九世紀的“80后”,

    看看這份名單——

    羅仲霍生于1881年,秦炳生于1882年,

    徐松根生于1883年,方聲洞生于1886年,

    喻培倫生于1886年,林文生于1887年,

    林覺民生于1887年,饒國梁生于1888年……

    他們中的很多人,家境都算不錯,

    還有好幾個人出身富商家庭,是典型的“富二代”。

    這些年輕人,自己所從事的職業,也還不錯,

    有教師,有記者,有醫生,有做工商的……

    可以說,他們是那個時代的既得利益者,

    在一個動蕩的年代,有條件在國內或國外,

    謀得一條不賴的生路,已經比底層民眾好太多。

    但是,偏偏是這一批未被逼入絕境的知識青年,

    成了清末最早、最堅定的革命者。

    他們用力地生活,只是想努力地改變這個社會,

    為它做一點點事情,讓它變得好一點點,

    哪怕付出生命的代價,在所不惜。

    那個年代的知識青年,都有胸懷國家天下的熱情,

    每個人都有如此堅定的信念。

    在一個相對安逸的環境里,目睹國家民族的災難,

    深感不安和愧疚,于是每每提醒和鞭策自己:

    我實在沒有理由不向前走;

    我實在沒有理由僅為自己而向前走。

    嚴確廷,生于1887年,廣東惠州人。

    他曾在廣州當醫生,加入同盟會后,

    回老家水東街開西藥房,作為革命黨人的聯絡站。

    黃花崗起義前,他負責搜購貯運槍支彈藥,事泄被捕。

    入獄后,一個革命黨人買通監獄看守,入獄探望。

    兩人見面時,嚴確廷低聲對他說:

    我已自認是革命黨人,只用殺我一人的頭。

    你們可以繼續為起義運送槍支,我決不供出一人。

    如不相信,可去我藥房,取那藍瓶裝的毒藥送來,

    我定含笑吞下,絕不皺眉,以明吾志。

    嚴確廷后被押解到廣州,黃花崗起義后第二天,

    被斬首于總督署前,并暴尸三日。

    三天后,尚未暴露身份的革命黨人潘達微以慈善為名,

    收斂了攻打總督署犧牲的同志,以及嚴確廷等人的尸身72具,

    同葬于廣州紅花崗(后改名“黃花崗”)。

    革命青年方聲洞,出生于福州一個富商之家,

    家中兄弟姐妹有6人加入同盟會。

    雖然家境優渥,但他生活節儉到沒有人看得出他是“富二代”。

    當初在日本討論回國參加起義的名單上,并沒有他,

    但他經過深思熟慮,毅然告別妻子,離日回國。

    此時,他的兒子才兩周歲。

    黃花崗起義前一天,

    他在廣州寫下致父親與侄兒的兩封絕筆書。

    在給父親的絕筆書中,他寫道:

    祖國之存亡在此一舉,事敗則中國不免于亡,

    四萬萬人皆死,不特兒一人;

    如事成則四萬萬人皆生,兒雖死亦樂也。

    只以大人愛兒切,故臨死不敢不為稟告。

    但望大人以國事歸心,勿傷兒之死,則幸甚矣。

    夫男兒在世,不能建功立業,以強祖國,使同胞享幸福,

    然奮斗而死,亦大樂也。

    且為祖國而死,亦義所應爾也。

    兒刻已念有六歲(指26歲)矣,對于家庭本有應盡之責任,

    只以國家不能保,則身家亦不能保,

    即為身家計,亦不得不于死中求生也……

    他日革命成功,我家之人,皆為中華新國民,

    而子孫萬世亦可以長保無虞,則兒雖死亦瞑目于地下矣。

    寫完絕命書次日,他在起義中身中數彈而死。

    事后,黃興向黨內報告起義經過時,

    說方聲洞以“如花之年,勇于赴戰”。

    ▲方聲洞

    4

    以“如花之年,勇于赴戰”的青年,太多了,

    那是一個不缺熱血青年的時代。

    就算是這場起義的兩名領導者:

    黃興37歲,趙聲30歲,

    也都早將生死置之度外。

    革命是理想主義與功利主義的混合物,

    有人參加革命是出于報國理想,

    有人參加革命是為了蹭成功臣。

    因為有利可圖,阿Q也會革命,

    但因為風險奇高,先驅也會叛變革命。

    黃花崗起義是一次必死的起義,

    因為起義計劃已被泄露,因為準備并不充分,

    所有的參加者,從主帥黃興到各個選鋒,

    都深知這一點。

    他們沒有選擇退卻,在原本可以退卻的時候;

    他們沒有逃避犧牲,在原本可以不犧牲的時候。

    黃興身先士卒,在起義中被擊斷兩根手指,

    忍住劇痛,一路奮勇沖殺,

    最后撿回一條命,卻常常為犧牲的年輕精英痛悔不已。

    坐鎮香港的趙聲,聽到起義失敗的消息,

    抑郁悲憤,病重而死。

    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場純粹的理想主義革命。

    ▲黃興

    參加起義的選鋒,知道自己并不能見到民國的曙光,

    但他們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喚醒這個古老的國家。

    他們中的很多人,在起義前夜,寫下了絕命書,

    都很理性地意識到,之所以參加這次必死的起義,

    不是為了微乎其微的勝利,而是為了喚起所有人的斗志,

    僅此而已。

    如果這是一群利己的年輕人,

    他們早就盤算出這場起義是賠本的買賣。

    如果這是一群精致的革命者,

    他們就不會冒死溜進血雨腥風的廣州城。

    1911年4月24日,深夜,人在香港的林覺民,

    在其他同伴睡下之后,開始寫他的遺書。

    他一共寫了三封絕命書

    《致父老書》《稟父書》以及《與妻書》。

    在寫《與妻書》時,他忍著極大的悲痛,邊寫邊哭。

    他和妻子陳意映的感情很深,

    過去一直沒把革命的事告訴她,

    如今要為革命捐軀、與至親至愛之人永訣,

    而妻子還懷有身孕,這巨大的打擊她能承受嗎?

    ▲劇照:林覺民被俘

    最終,理智戰勝情感,林覺民試圖說服妻子,

    接受這個他選定的、殘酷的結局。

    他在信中寫下了這些流傳百年的句子:

    吾至愛汝!即此愛汝一念,使吾勇于就死也!

    吾自遇汝以來,常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

    然遍地腥云,滿街狼犬,稱心快意,幾家能夠?

    ……

    吾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

    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顧汝也。

    汝體吾此心,于悲啼之余,亦以天下人為念,

    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也。

    他流著淚,一次次在信中安慰妻子:

    你不要悲傷!你不要悲傷!

    寫完了,天已破曉。

    他把絕命書托付友人,在自己犧牲后代為轉交。

    隨后,他乘船前往日趨戒嚴的廣州,義無反顧。

    4月27日,林覺民出現在起義的隊伍中。

    當他們撲入兩廣總督署時,等待他們的卻是,

    一座早有準備、撤退一空的衙門。

    選鋒們趕緊撤出督署,在隨后與清軍展開的巷戰中,

    林覺民腰部中彈倒地被俘。

    被囚禁的數日里,他以絕食相抗,最終被殺。

    一條25歲的生命,

    化作黃花崗墓碑上一個凄冷的名字。

    在他的身邊,躺著同樣年輕的71條生命。

    他們是這個民族不能忘卻的名字,

    但時至今日,他們已被忘卻了嗎?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jdb五龙捕鱼的赢钱技巧 双色球手机版软件 佳永配资-安全放心的股票配资公司【官网】 中国福彩app官方下载 000848股票分析 重庆快乐10分50期走势图 广西体彩十一选五前三选前三 江西11选五奖金规则 美东二分彩开奖号码 2013上证指数分析 江西11选五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