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魯邊河 / 我的圖書館 / 托爾斯泰復活第一部26---32節內容概述

0 0

   

托爾斯泰復活第一部26---32節內容概述

原創
2020-04-29  蘇魯邊河

托爾斯泰復活第一部26---32節內容概述

26,柯察金的午餐

聶赫留朵夫心里難受,煩著呢。他就是懷著這種心情應約赴柯察金公爵家的午餐。心情一變,感覺大不同。幾乎每一個人都讓他討厭。男主人老公爵“貪婪”“殘酷?!?,“聶赫留朵夫到這里來是為了散散心。平時他在這座房子里總感到很愉快,不僅因為這種豪華的氣派使他覺得舒服,而且周圍那種親切奉承的氣氛使他高興。今天呢,說也奇怪,這座房子里的一切,從門房、寬闊的樓梯、鮮花、侍仆、桌上的擺設起,直到米西(柯察金公爵小姐)本人,什么都使他嫌惡。他覺得米西今天并不可愛,裝腔作勢,很不自然。他討厭柯洛索夫那種妄自尊大的自由派論調,討厭柯察金老頭那種得意揚揚的好色的公牛般身材,討厭斯拉夫派信徒卡吉琳娜的滿口法國話,討厭家庭女教師和補習教師那種拘謹的樣子,尤其討厭米西說到他時單用代詞他……”

(聶赫留朵夫同柯察金老頭雖然很熟,同他一起吃過多次飯,可是今天聶赫留朵夫不知怎的特別討厭他那張紅臉、他那被背心上掖著的餐巾襯托著的兩片吃得津津有味的貪婪嘴唇、他那粗大的脖子,尤其是他那吃得大腹便便的將軍式身軀。聶赫留朵夫不由得想起這個老頭的殘酷。他在任地區長官的時候,常常無緣無故把人鞭笞一頓,甚至把人絞死,其實他既有錢又有勢,根本沒有必要這樣來邀功請賞。)

(“我看出您遇到什么事了,”米西說?!澳@是怎么了?”

    聶赫留朵夫想到他在法庭上見到了卡秋莎,就皺起眉頭,臉漲得通紅。

    “是的,遇到了事,”他說,想把今天的事老實說出來,“一件奇怪的、不尋常的大事?!?/p>

    “什么事???您不能告訴我嗎?”

    “這會兒我不能。請您別問我。這件事我還來不及好好考慮,”聶赫留朵夫說著,臉漲得更紅了。

    “您對我都不肯講嗎?”她臉上的肌肉跳動了一下,手里的椅子也挪了挪。

    “不,我不能,”他回答,覺得這樣回答她,等于在回答自己,承認確實遇到了一件非同小可的事。

    “噢,那么我們走吧?!?/p>

    米西搖搖頭,仿佛要甩掉不必要的想法,接著邁開異乎尋常的步子急急向前走去。

    聶赫留朵夫覺得她不自然地咬緊嘴唇,忍住眼淚。他弄得她傷心,他覺得又不好意思又難過,但他知道只要心一軟,就會把自己毀掉,也就是說同她結合在一起,再也拆不開。而這是他現在最害怕的事。于是他就一言不發地同她一起來到公爵夫人屋里——)

27在柯察金夫人的客廳里

聶赫留朵夫心情壞,情緒不佳,但他的眼神很毒,判斷力似乎更深刻更準確了。原來那么熟悉的美好的人,現在變得陌生了,丑陋了,似乎連他們的五臟六腑花花腸子也了然于胸。公爵夫人衰老丑陋,連窗簾縫隙透進的一點光亮也怕起來。公爵小姐米西也是處處套近乎,總之制造一種印象:他倆的婚姻鐵定了。聶赫留朵夫可不這么想。以前是,現在更是?!奥櫤樟舳浞蛴X得他好象一匹被人撫摩著而要它戴上籠頭、套上車子的馬?!彼X得不自在,辭別公爵小姐的挽留,回家了。

(聶赫留朵夫時而聽聽沙斐雅公爵夫人說話,時而聽聽柯洛索夫說話,他發現:第一,沙斐雅公爵夫人也好,柯洛索夫也好,他們對戲劇都毫無興趣,彼此也漠不關心,他們之所以要說說話,無非是為了滿足飯后活動活動舌頭和喉嚨肌肉的生理要求罷了

 “沒有詩意的神秘主義是迷信,而沒有神秘主義的詩就成了散文,”她憂郁地微笑著,眼睛沒有離開那正在拉直窗簾的侍仆。)

28聶赫留朵夫回家?!办`魂的凈化”

25—28節,聶赫留朵夫開始為平反瑪絲洛娃冤案奔走。他開始從自己的身上找原因了,他在反省。

這是非常重要的一節。聶赫留朵夫復活途中的一個拐點,一次重大轉折:從回避、掩飾自己造成瑪絲洛娃的不幸及冤案,盡可能撇清忘懷,到聶赫留朵夫想到自己曾有過“凈化靈魂”的習慣。辭掉文職就任軍職,凈化—污染,辭軍職學繪畫,、再凈化—再污染,終于凈化靈魂的習慣丟了?,F在要拾起來了。以前都失敗了,越陷越深,不能自拔?,F在要像溫習荒廢的功課一樣重新開始。他寫日記呢。他向上帝禱告呢。

“一切都是又可憎又可恥,”他走到自己家的大門口,又暗自說了一遍?!甭櫤樟舳浞驊阎鵁赖男那?、惡劣的情緒回到家里。家里也沒有什么讓他高興的:從走來的仆人,到掛在墻上的母親的畫像。從畫像想到公爵小姐……這一切應該結束了!擺脫她們!到國外去!但要辦完瑪絲洛娃后案子。他想起與瑪絲洛娃的初見,那時后情感情,那時的自己?!爱敃r的他和現在的他,實在相差太遠了。這個差別,比起教堂里的卡秋莎和那個陪商人酗酒而今天上午受審的妓女之間的差別,即使不是更大,至少也一樣大?!?/p>

后來居然誘奸了她,還塞給她100盧布!無恥!“只有流氓,無賴,才干得出這種事來!我……我就是無賴,就是流氓!”

“你借口錢是你母親遺留下來的,就享用你自己也認為不合理的財產。你的生活整個兒都是游手好閑、卑鄙無恥的。而你對卡秋莎的行為可說是登峰造極了。無賴,流氓!人家要怎樣評判我就怎樣評判我好了,我可以欺騙他們,可是我欺騙不了我自己?!?/p>

他心頌意亂,心懷憎恨。憎恨別人,周圍的人,身邊的人……終于,他想到了自己,自己就是深惡痛絕的腐化的貴族圈子中的一員!

 “他恍然大悟,近來他對人,特別是今天他對公爵,對沙斐雅公爵夫人,對米西和對柯爾尼的憎惡,歸根到底都是對他自己的憎惡。說也奇怪,這種自認墮落的心情是既痛苦又欣慰的?!?/p>

“你的生活整個兒都是游手好閑、卑鄙無恥的。他恍然大悟,近來他對人,特別是今天他對公爵,對沙斐雅公爵夫人,對米西和對柯爾尼的憎惡,歸根到底都是對他自己的憎惡。說也奇怪,這種自認墮落的心情是既痛苦又欣慰的?!?/p>

他要拿自己開刀了!

“我要沖破束縛我精神的虛偽羅網,不管這得花多大代價。我要承認一切,說老實話,做老實事,”

  他做禱告,請求上帝幫助他,到他心中來,清除他身上的一切污垢?!?/p>

(當時的他和現在的他,實在相差太遠了。這個差別,比起教堂里的卡秋莎和那個陪商人酗酒而今天上午受審的妓女之間的差別,即使不是更大,至少也一樣大。當年他生氣蓬勃,自由自在,前途未可限量,如今他卻覺得自己落在愚蠢、空虛、茍安、平庸的生活羅網里,看不到任何出路,甚至不想擺脫這樣的束縛。他想起當年他以性格直爽自豪,立誓要永遠說實話,并且恪守這個準則,可如今他完全掉進虛偽的泥淖里,掉進那種被他周圍一切人認為真理的虛偽透頂的泥淖里。在這樣的虛偽泥淖里沒有任何出路,至少他看不到任何出路。他深陷在里面,越陷越深,不能自拔,甚至還揚揚自得。)

(怎樣解決跟瑪麗雅的關系,解決跟她丈夫的關系,使自己看到他和他孩子們的眼睛不至于害臊?怎樣才能誠實地了結同米西的關系?他一面認為土地私有制不合理,一面又繼承母親遺下的領地,這個矛盾該怎樣解決?怎樣在卡秋莎面前贖自己的罪?總不能丟開她不管哪!“不能把一個我愛過的女人拋開不管,不能只限于出錢請律師,使她免除本來就不該服的苦役。不能用金錢贖罪,就象當年我給了她一筆錢,自以為盡了責任那樣?!?/p>

    于是他清清楚楚地回憶起當時的情景:他在走廊里追上她,把錢塞在她手里,就跑掉了?!芭?,那筆錢!”他回想當時的情景,心里也象當時一樣又恐懼又嫌惡?!鞍?,多么卑鄙!”他也象當時一樣罵出聲來?!爸挥辛髅?,無賴,才干得出這種事來!我……我就是無賴,就是流氓!”他大聲說?!半y道我真的是……”他停了停,“難道我真的是無賴嗎?如果我不是無賴,那還有誰是呢?”他自問自答?!半y道只有這一件事嗎?”他繼續揭發自己?!半y道你同瑪麗雅的關系,同她丈夫的關系就不卑鄙,不下流嗎?還有你對財產的態度呢?你借口錢是你母親遺留下來的,就享用你自己也認為不合理的財產。你的生活整個兒都是游手好閑、卑鄙無恥的。而你對卡秋莎的行為可說是登峰造極了。無賴,流氓!人家要怎樣評判我就怎樣評判我好了,我可以欺騙他們,可是我欺騙不了我自己?!?

(他恍然大悟,近來他對人,特別是今天他對公爵,對沙斐雅公爵夫人,對米西和對柯爾尼的憎惡,歸根到底都是對他自己的憎惡。說也奇怪,這種自認墮落的心情是既痛苦又欣慰的。

    聶赫留朵夫生平進行過好多次“靈魂的凈化”。他所謂“靈魂的凈化”是指這樣一種精神狀態:他生活了一段時期,忽然覺得內心生活遲鈍,甚至完全停滯。他就著手把靈魂里堆積著的污垢清除出去,因為這種污垢是內心生活停滯的原因。

    在這種覺醒以后,聶赫留朵夫總是訂出一些日常必須遵守的規則,例如寫日記,開始一種他希望能堅持下去的新生活,也就是他自己所說的“翻開新的一頁”①。但每次他總是經不住塵世的誘惑,不知不覺又墮落下去,而且往往比以前陷得更深——

    ①原文是英語。

    他這樣打掃靈魂,振作精神,已經有好幾次了。那年夏天他到姑媽家去,正好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這次覺醒使他生氣蓬勃、精神奮發,而且持續了相當久。后來,在戰爭時期,他辭去文職,參加軍隊,甘愿以身殉國,也有過一次這樣的覺醒。但不久靈魂里又積滿了污垢。后來還有過一次覺醒,那是他辭去軍職,出國學畫的時候。

    從那時起到現在,他有好久沒有凈化靈魂了,因此精神上從來沒有這樣骯臟過,他良心上的要求同他所過的生活太不協調了。他看到這個矛盾,不由得心驚膽戰。

    這個差距是那么大,積垢是那么多,以致他起初對凈化喪失了信心?!澳悴皇菄L試過修身,希望變得高尚些,但毫無結果嗎?”魔鬼在他心里說,“那又何必再試呢?又不是光你一個人這樣,人人都是這樣的,生活就是這樣的,”魔鬼那么說。但是,那個自由的精神的人已經在聶赫留朵夫身上覺醒了,他是真實、強大而永恒的。聶赫留朵夫不能不相信他。不管他所過的生活同他的理想之間差距有多大,對一個覺醒了的精神的人來說,什么事情都是辦得到的。    )

(“我要沖破束縛我精神的虛偽羅網,不管這得花多大代價。我要承認一切,說老實話,做老實事,”他毅然決然地對自己說?!拔乙蠈嵏嬖V米西,我是個生活放蕩的人,不配同她結婚,這一陣我只給她添了麻煩。我要對瑪麗雅(首席貴族妻子)說實話。不過,對她也沒有什么話可說,我要對她丈夫說,我是個無賴,我欺騙了他。我要合理處置遺產。我要對她,對卡秋莎說,我是個無賴,對她犯了罪,我要盡可能減輕她的痛苦。對,我要去見她,要求她饒恕我。對,我將象孩子一樣要求她的饒恕?!彼咀×??!氨匾獣r,我就同她結婚?!?/p>

    他站住,象小時候那樣雙臂交叉在胸前,抬起眼睛仰望著上蒼說:

    “主哇,你幫助我,引導我,來到我的心中,清除我身上的一切污垢吧!”

    他做禱告,請求上帝幫助他,到他心中來,清除他身上的一切污垢。他的要求立刻得到了滿足。存在于他心中的上帝在他的意識中覺醒了。他感覺到上帝的存在,因此不僅感覺到自由、勇氣和生趣,而且感覺到善的全部力量。凡是人能做到的一切最好的事,他覺得如今他都能做到。

    他對自己說這些話的時候,眼睛里飽含著淚水,又有好的淚水,又有壞的淚水。好的淚水是由于這些年來沉睡在他心里的精神的人終于覺醒了;壞的淚水是由于他自憐自愛,自以為有什么美德。

    他感到渾身發熱。他走到窗口,打開窗子。窗子通向花園。這是一個空氣清新而沒有風的月夜,街上響起一陣轆轆的馬車聲,然后是一片寂靜。窗外有一棵高大的楊樹,那光禿的樹枝縱橫交錯,把影子清楚地投落在廣場干凈的沙地上。左邊是倉房的房頂,在明亮的月光下顯得白忽忽的。前面是一片交織的樹枝,在樹枝的掩映下看得見一堵黑——的矮墻。聶赫留朵夫望著月光下的花園和房頂,望著楊樹的陰影,吸著沁人心脾的空氣。

    “太好了!哦,太好了,我的上帝,太好了!”他為自己靈魂里的變化而不斷歡呼——)

29瑪絲洛娃回到牢房

復活是兩個人的復活?作為淪為社會最底層的瑪絲洛娃,她也在復活嗎?只是她走著與聶赫留朵夫不同的復活路。兩個人的復活路,哪一個更艱難更曲折更徹底,還真難說得清。至少,當聶赫留朵夫已經踏上復活的路途時,瑪絲洛娃仍然我行我素。判決了,冤枉!難受,無奈!她久“于社會最底層,是被侮辱被損害的大多數中的一個。但對自己的不幸與遭遇,對這個社會,還不能看明白。逆來順受,聽天由命。

那些坎坷磨折的日子,七八年的妓女生涯,瑪絲洛娃也變了。說她自甘墮落,瑪絲洛娃真是負屈含冤。但在那種污濁骯臟的環境里越陷越深,她也不可避免地染上種種惡習。吸煙,喝酒,麻醉自己,愛慕虛榮,好逸惡勞??墒?,她作為養女與女仆,在莊園里生活,曾有過一雙“粗糙有力的小手”。(俄羅斯文學家的小說寫勞動者的“粗糙有力的手”的,有幾個了。托爾斯泰一個,肖洛霍夫的靜靜的頓河也是一個。)

由押送兵押解,瑪絲洛娃走了十五里石子路,從法庭回到牢房了。

(瑪絲洛娃直到傍晚六時才回到牢房。她不習慣長途跋涉,如今一口氣走了十五里石子路,感到兩腿酸痛,精神上又受到意想不到的嚴厲判決的打擊,再加饑餓難忍,人簡直要癱下來。

    在一次審訊暫停時,法警們在她旁邊吃著面包和煮雞蛋,她嘴里涌滿口水。她感到饑餓,但去向他們討一點來吃,又覺得失面子。這以后又過了三小時,她不再想吃東西,但覺得渾身乏力。就在這時,她聽到了意想不到的判決。最初一剎那,她以為是她聽錯了,無法相信聽到的話,無法把苦役犯這個詞兒同自己聯系起來。不過,她看見法官和陪審員臉上都那么一本正經,無動于衷,判決時都若無其事,感到十分氣憤,就向整個法庭大聲叫屈。但看到就連她的叫屈人家也不當一回事,又不能改變局面,她就哭了,覺得只好順受那個硬加到她頭上的天大冤屈。特別使她感到驚訝的是,那么殘酷地給她判刑的竟是那些一直和藹可親地打量著她的中年和青年男人。她看出,只有一個人,就是那個副檢察官,心情一直與別人不同。她起初坐在犯人拘留室里等待開庭,后來在審訊暫停時又坐在那里,她看到這些男人都假裝有什么事,在她門口走來走去,或者索性走進房間里來,只是為了要好好地看看她。誰想到就是這些男人竟莫名其妙地判她服苦役,盡管她并沒有犯被控告的那些罪。開頭她放聲痛哭,后來停止了哭泣,呆呆地坐在拘留室里,等待押回監獄?,F在她只渴望一件事:吸煙。當包奇科娃和卡爾津金在宣判后也被押到這個房間里時,她正處在這樣的精神狀態。包奇科娃一來就罵瑪絲洛娃,叫她苦役犯。)

(這錢是妓院掌班基達耶娃叫他送來的。她離開法庭的時候,問民事執行吏,她能不能給瑪絲洛娃一點錢。民事執行吏說可以。她獲得許可,就脫下釘有三個鈕扣的麂皮手套,露出又白又胖的手,從綢裙的后面皺褶里掏出一個時式錢包。錢包里裝著厚厚一疊息票①,那都是她從妓院掙得的證券上剪下來的。她取出一張兩盧布五十戈比的息票,再加上兩枚二十戈比的硬幣和一枚十戈比的硬幣,交給民事執行吏。民事執行吏喚來一名法警,當著女施主的面把這些錢交給法警——

    ①在帝俄時代,證券的息票往往當現錢流通。

    “請您務必交給她,”基達耶娃對法警說。

    法警因為人家如此不信任他而生氣,所以才那么怒氣沖沖地對待瑪絲洛娃。

    瑪絲洛娃拿到錢很高興,因為有了這錢就可以弄到此刻她所想要的唯一東西。

    “真想弄些煙來抽抽,”她渴望抽煙,暗自想著。她實在想抽煙,就拚命吸著彌漫在走廊里的煙味——那是從各個辦公室里飄出來的。但她還得等待好多時候,因為負責派人遣送她回獄的書記官把被告給忘了,只顧同一名律師談論一篇查禁的文章,甚至同他發生了爭吵。審判結束后,有幾個年輕的和年老的男人特意走來看她一眼,交頭接耳地議論著什么。但她此刻根本不去理會他們。)

30   女牢和女犯

瑪絲洛娃的牢房,牢房的女犯。一共十二個,還有三個孩子。除了殺死親夫的教堂誦經士的女兒,她們都來自社會底層吧。罪名五花八門?,F在知道的是費多霞一案是荒唐可笑的。其余,盜竊,縱火,賣私酒.……也不得其詳??傊?,瑪絲洛娃的冤案,她的不幸曹遇,并不是孤立的。所以,聶赫留朵夫的懺悔與救贖—復活,不單單是事關瑪絲洛娃的命運,是底層更多遭到不公正的人們,是整個社會,也包括制造冤案的他自己、他的.同類,以至整個沙皇的統治機器。

(瑪絲洛娃那間牢房長九俄尺(1俄尺=0.711米),寬七俄尺,有兩扇窗子,靠墻有一座灰泥剝落的火爐,還有幾張木板干裂的板床,占去三分之二的地位。牢房中央,正對房門掛著烏黑的圣像,旁邊插著一支蠟燭,下面掛著一束積滿灰塵的蠟菊。房門左邊有一塊發黑的地板,上面放著一個臭氣熏天的木桶??词貏傸c過名,女犯們就被鎖在牢房里過夜。

  這里總共關著十五個人:十二個女人和三個孩子。)

(天色還很亮,只有兩個女人躺在板鋪上:

一個是因沒有身份證而被捕的傻婆娘,她差不多一直用囚袍蒙住頭睡覺,

另一個害有癆病,因犯盜竊罪而判刑。

其余的女人都披著頭發,只穿一件粗布襯衫。有的坐在板鋪上縫補,有的站在窗邊望著院子里走過的男犯。

三個做針線活的女人當中,有一個就是今天早晨瑪絲洛娃去受審時送別她的老太婆,名字叫柯拉勃列娃。

這個老太婆因為用斧頭砍死親夫,被判處苦役。她之所以殺死他,是因為他糾纏她的女兒。她是這個牢房里的犯人頭,但她還偷賣私酒。她戴著眼鏡做針線活,那雙做慣粗活的大手象一般農婦那樣用三個手指捏著針,針尖對著自己的身子。

她旁邊坐著一個皮膚黝黑、個兒不高的女人。她生著獅子鼻和一雙烏黑的小眼睛,模樣和善,喜歡嘮叨,在縫一個帆布口袋。她是鐵路上的道口工,被判處三個月徒刑,因為火車來的時候她沒有舉起旗子,結果出了車禍。

第三個做針線活的女人是費多霞,同伴們都叫她費尼奇卡。她是一個臉色白里透紅、模樣可愛的年輕女人,生有一雙孩子般純凈的淺藍色眼睛,兩條淡褐色長辮子盤在小小的腦袋上。她被關押是因為蓄意毒死丈夫。她出嫁時還是個十六歲的小姑娘,結婚后就想毒死丈夫。在她交保出獄,等候審訊的八個月里,她不僅跟丈夫和好了,而且深深地愛上了他。當法院開庭的時候,她跟丈夫已經十分恩愛了。

板鋪上還有兩個女人坐著不干活。一個四十歲光景,面黃肌瘦,年輕時一定長得很美,如今可變得又黃又瘦了。她手里抱著一個娃娃,露出又長又白的乳房給他喂奶。她犯的罪是:她的村子里被押走一名新兵,老百姓認為這樣不合法,就攔住警察局長,把新兵奪回來。她就是那個被非法押走的小伙子的姑媽,帶頭抓住新兵所騎的馬的韁繩。

板鋪上還閑坐著一個矮小的老太婆,相貌和善,滿臉皺紋,頭發花白,背有點駝。這個老太婆坐在火爐旁邊的板鋪上。

一個短頭發、大肚子的四歲男孩,嘻嘻哈哈地從她旁邊跑過,她裝出要捉他的樣子。這個老太婆和她的兒子一起被控犯縱火罪。她心平氣和地忍受著監禁生活,只是為同時入獄的兒子難過,但她最放心不下的還是她的老頭子,唯恐她不在,他會生滿一身虱子,因為兒媳婦跑掉了,沒有人招呼他洗澡。

除了這七個,還有四個女人站在一扇打開的窗子前面,雙手握住鐵柵欄,同剛才在門口撞見瑪絲洛娃、此刻正從院子里走過的男犯搭話,又是比手勢,又是叫嚷。

其中有個因犯偷竊罪而被判刑的女人,生得高大笨重,一身是肉,頭發火紅色,白里透黃的臉上和手上生滿雀斑,粗大的脖子從敞開的衣領里露了出來。她對著窗口聲音嘶啞地拚命嚷著一些不堪入耳的粗話。

她旁邊站著一個皮膚發黑、相貌難看的女犯,上身很長,兩腿短得出奇,身材象十歲的小姑娘。她臉色發紅,長滿面皰,兩只黑眼睛之間的距離很寬,嘴唇又厚又短,遮不住她那暴出的白牙齒。她看到院子里的景象,發出一陣陣尖利的笑聲。這個女犯喜歡打扮,大家都叫她“俏娘們”。她因犯盜竊和縱火罪而受審。

她們后面站著一個模樣可憐的孕婦。她身穿一件骯臟的灰色襯衫,挺著大肚子,形容憔悴,青筋畢露。她被控犯了窩藏賊贓罪。這個女人沉默不語,但看到院子里的情景,一直露出贊許和親切的微笑。

站在窗口的第四個女人因販賣私酒而判刑。她是個矮壯的鄉下女人,生有一雙圓圓的暴眼睛,相貌很和善。這個女人就是老太婆逗著玩的小男孩的母親。她還有一個七歲的女孩,因為沒有人照管,也跟她一起坐牢。

第十二個女犯是教堂誦經士的女兒。她把她的私生子丟在井里活活淹死了。)

31,女犯們對瑪絲洛娃判決的態度

女牢里,同瑪絲洛娃關在一起的十一名女犯,對瑪絲洛娃被判服苦役大都抱有同情心??吕型夼c費多霞更是憤憤不平、同仇敵愾?,斀z洛娃走進牢房一直保持沉默,在法庭,她的遭遇與冤屈,碰上了法官、陪審員一干人,這些個剛才還對對她色迷迷的大男人的無情與冷漠,她才明白這世人多么冷酷無情,她一個弱女子被衣冠楚楚的眾男人棄之如敝履,該是多么無助!她心冷了。麻木了?!按虻粞劳抢锿獭?,她獨自忍受吧。

回到牢房,她也不愿再訴苦。誰能理解她、幫助她?當一個個同牢房女犯走過來,向她打聽判案結果并表示同情,她再也忍不住了。終于痛哭失聲了!同病相憐呀!

(鐵鎖哐啷響了一聲,瑪絲洛娃又被關進牢房。牢里的人都向她轉過身去。就連誦經士的女兒也站住,揚起眉毛,瞧了瞧進來的人,但她一言不發,接著又邁開她那有力的大步走了起來??吕型薨厌樤诖致椴忌?,從眼鏡上方疑問地凝視著瑪絲洛娃。

    “哎呀,老天爺!你回來啦。我還以為他們會把你釋放呢,”她用男人一般沙啞低沉的聲音說?!翱礃幼铀麄円阕螄D?!?/p>

    她摘下眼鏡,把針線活放在身邊的板鋪上。

    “好姑娘,我剛才還跟大嬸說過,也許會當場把你釋放的。據說這樣的事是常有的。還會給些錢呢,全得看你的造化了,”道口工立刻用唱歌一般好聽的聲音說?!鞍?,真是沒想到??磥砦覀冋嫉呢远疾混`。好姑娘,看來上帝有上帝的安排,”她一口氣說出一套親切動聽的話來。

    “難道真的判刑了?”費多霞現出滿腔同情的神色,用她那雙孩子般清澈的藍眼睛瞧著瑪絲洛娃,問。她那張快樂而年輕的臉整個兒變了樣,仿佛要哭出來。

 瑪絲洛娃什么也沒回答,默默地走到自己的鋪位上坐下。

    她的床鋪在靠墻第二張,緊挨著柯拉勃列娃。

    “你大概還沒有吃過飯吧?”費多霞說著站起來,走到瑪絲洛娃跟前。

    瑪絲洛娃沒有回答,卻把兩個白面包放在床頭上,開始脫衣服。她脫下滿是灰土的囚袍,從鬈曲的黑頭發上摘下頭巾,坐下來。

    背有點駝的老太婆在板鋪另一頭逗著小男孩玩,這時也走過來,站在瑪絲洛娃面前。

“嘖,嘖,嘖!”她滿心憐憫地搖搖頭,嘖著舌頭說。

    那個男孩子也跟著老太婆走過來,眼睛睜得老大,翹起上嘴唇,盯著瑪絲洛娃帶來的白面包。經過這一天的折騰以后,瑪絲洛娃看見這一張張滿懷同情的臉,她忍不住想哭,嘴唇都哆嗦起來。但她竭力忍住,直到老太婆和男孩子向她走過來。當她聽到老太婆充滿同情的嘖嘖聲,看見男孩子聚精會神地盯著白面包的眼睛又轉過來瞧著她時,她再也忍不住了。她整個臉都哆嗦著,接著放聲痛哭起來。)

(“我早就說過,得找一位有本事的律師,”柯拉勃列娃說。

    “怎么,要把你流放嗎?”她問。

    瑪絲洛娃想回答,可是說不出話。她一面哭,一面從面包里挖出那包香煙。煙盒上印著一個臉色白里透紅的太太,頭發梳得很高,敞開的領子露出一塊三角形的胸部?,斀z洛娃把那包煙交給柯拉勃列娃??吕型耷屏饲茻熀猩系漠?,不以為然地搖搖頭,主要是怪瑪絲洛娃不該這樣亂花錢。她取出一支煙,湊著油燈點著,自己先吸了一口,然后把它交給瑪絲洛娃?,斀z洛娃沒有停止哭,一口接一口地拚命吸煙,然后把煙霧吐出來。

    “服苦役,”她嗚咽著說。

  “這幫惡霸,該死的吸血鬼,不敬畏上帝,”柯拉勃列娃說?!捌桨谉o故就把人家姑娘判了刑?!保?/p>

(“嘿,這沒良心的東西!有什么好笑的!”柯拉勃列娃對紅頭發女人搖搖頭,說。接著她又問瑪絲洛娃:“判了好多年嗎?”

    “四年,”瑪絲洛娃說,眼睛里飽含著淚水,有一滴眼淚落到香煙上。

 瑪絲洛娃怒氣沖沖地把那支煙揉成一團,扔掉,又拿了一支。)

(“因為沒有錢才判得那么重。要是有錢,請上一個有本事的訟師,包管就沒有事了,”柯拉勃列娃說?!澳莻€家伙……他叫什么呀……蓬頭散發的,大鼻子……嘿,我的太太,要是能把他請來,他就會把你從水里撈起來,讓你身上不沾一滴水?!?/p>

    “哼,怎么請得起,”俏娘們齜著牙冷笑了一聲,挨著她們坐下,“沒有一千盧布你就甭想請得動他?!?/p>

    “看樣子,你生來就是這樣的命,”因犯縱火罪而坐牢的老太婆插嘴說?!拔业拿舱婵?,人家把我的兒媳婦搶走了,還把兒子關到牢里喂虱子,連我這么一把年紀的人都被關進來了,”她又講起她那講過成百遍的身世來?!翱礃幼?,坐牢也罷,要飯也罷,你就甭想躲開它。不是要飯,就是坐牢?!?/p>

    “他們都是一路貨,”販私酒的女人說,她仔細察看女孩的頭,就放下手里的襪子,把女孩拉過來夾在兩腿中間,手指靈活地在她的頭上找虱子?!八麄儐栁遥骸銥槭裁簇溬u私酒?’請問,叫我拿什么來養活孩子呢?”她一面說,一面熟練地做她做慣的活兒。

    私酒販子的這番話使瑪絲洛娃想起了酒。

    “最好弄點酒來喝喝,”她對柯拉勃列娃說,用襯衫袖子擦擦眼淚,只偶爾抽搭一聲。

    “要喝嗎?行,拿錢來,”柯拉勃列娃說——)

32,瑪絲洛娃講述法庭上和監獄里男人對她的態度。女犯們的爭吵

29—32節,瑪絲洛娃回到省監獄女牢房。同牢房的十一位犯人,她們的案由?,斀z洛娃的心情。她講男人們怎樣色迷迷地死盯著她,她還有點得意呢。終于說到判決結果,萬萬想不到的被判流放苦役犯,終于忍不住失聲痛哭!

酒是麻醉劑。幾杯酒下肚,瑪絲洛娃居然興奮地講起了男人們如何一個個如蠅逐臭地虰她。法庭上,男人們在她面前晃來晃去,有事沒事到她跟前轉悠,就為看她一眼。男犯人們也不放過她。她還有些優越感呢。女犯地打架,一言不合就爭吵就罵就打??词貋砹?,打罵暫停。一會兒又找借口吵罵一通?!俺臣苁钦l開的頭,是誰的不是?!币渤闪擞忠淮螤幊车慕杩?。人人都有冤屈,個個一肚子火。無處發泄。女犯爭吵相罵打架,借機發泄,吐口惡氣,這也算正常吧?;靵y之中,瑪絲洛娃,費多霞沒動吧。夜深人靜了,她想自己的冤屈,想起了她的苦役犯身份,柯拉勃列娃也是?,斀z洛娃心有不甘?!拔抑啦粫甑?,但到底太氣人了。我不該有這個命,我過慣好日子了?!眰鱽砹思t頭發女人的哭泣聲?,斀z洛娃很同情今天惹事、掃了瑪絲洛娃的幾個酒友的興的紅頭發女人的遭遇。

.

(“這謝格洛夫是個什么人?”

    “連謝格洛夫都不知道!謝格洛夫兩次從服苦役的地方逃走。這回又把他抓住了,可他還是會逃走的。連看守都怕他呢,”俏娘們說,她同男犯人們傳遞紙條,監獄里發生的事她都知道?!八麥蕰幼叩??!保?/p>

(大家都睡了,有幾個已發出鼾聲,只有那個一向要禱告得很久的老太婆還跪在圣像前叩頭。誦經士的女兒等看守一走,就從床上起來,又在牢房里來回踱步。

   瑪絲洛娃沒有睡著,頭腦里念念不忘她是個苦役犯。人家已經兩次這樣稱呼她:一次是包奇科娃,另一次是紅頭發女人。她對這事怎么也不能甘心??吕型拊瓉肀硨λ芍?,這時轉過身來。

    “唉,真是做夢也沒有想到,沒有想到,”瑪絲洛娃低聲說?!叭思易霰M壞事,也沒什么。我平白無故,倒要受這份罪?!?/p>

   “別難過,姑娘。西伯利亞照樣有人活著。你到那里也不會完蛋的,”柯拉勃列娃安慰她說。

   “我知道不會完蛋,但到底太氣人了。我不該有這個命,我過慣好日子了?!?/p>

 “人拗不過上帝呀!”柯拉勃列娃嘆了一口氣說,“人是拗不過上帝的?!?/p>

  “這我知道,大嬸,但到底太難受了?!?/p>

   她們沉默了一陣。)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jdb五龙捕鱼的赢钱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