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時斜陽 / 大唐榮耀 / 安祿山——比起過程,結果更重要

   

安祿山——比起過程,結果更重要

原創
2020-05-24  舊時斜陽

    翻閱大唐的歷史,安胖子絕對是繞不過去的人。

    作為打破大唐繁華局面的第一人,沒人愿意忽略他。

    歷史不愿意。

    大唐的子民也不愿意。

    后來的繼承者也不想錯過這個反面教材。

    這是一個吃里扒外的白眼狼。

    這是一個天生反骨的反骨仔。

    這是一個狡黠奸詐,兇狠毒辣,善揣人意的壞人。

    這樣的人就該永遠定在恥辱的柱子被人罵,被人踩才對。

    但歷史似乎忘記了一點,在成為大唐的罪人之前,曾經的安胖子也是一個

    逆襲的鳳凰男。

    渾身寫滿了正能量。

    如果不是那場著名的“安史之亂”,罪人這兩個字絕不會出現在他的身上。

    但歷史沒有如果。

    做過了就是做過了,罪人就是罪人,哪怕你曾經勵志過。

    比起結果不重要這句名言,The process is never important, the result is all。(過程永遠不重要,結果才是一切)似乎更靠譜。

    公元(703年),白眼狼安綠山出生。

    這個在后來的歷史上留下大名的胖子,在沒有成為安祿山之前,沒有姓氏,甚至名字也只是一個代號——軋犖山。

    據說,他的母親多年不生育,便去祈禱扎犖山(突厥尊扎犖山為戰斗之神),遂于長安三年(703)正月初一感應生子,故名扎犖山。

    母親是個巫師,以占卜為業,這種純粹忽悠人的職業,在大唐遠沒有詩人那么吃香。

    想要月月有工資,年年要獎金幾乎不可能。

    這樣的工作自是難以保障安祿山過上好日子。

    安胖子小時候有沒有放牛,有沒有吃過野菜,歷史沒有記載,筆者也不得而知。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安胖子一定不胖。

    如果, 歷史一直這么下去,安胖子也許永遠是安胖子,不會成為日后讓大唐上上下下恨得牙牙癢癢的安祿山。

    但歷史沒有如果。

    單親母親的壓力太大,想到這樣的日子還要很長,安祿山的母親就有些畏懼。

    看著絲毫沒有胖起來的安祿山,一個無風的夜晚安母做出了再嫁的決定。

    與母親而言這是解脫,與安祿山而言,這是恥辱。

    他選擇了逃走,逃了多次依舊沒成功。

    這種逃走被抓,抓回再逃的日子一直持續到十二歲。

    這一年,他做了一個決定,安祿山以與他的哥哥及后父安延偃生活在一起為恥。約定同安思順等人結為兄弟,就定為姓安。

    有名有姓的安祿山開始發瘋的學習。

    語言上的天賦讓他很快掌握了六國的語言。

    這種別具一格的天賦,給了他人生的第一個翹板——當了個為買賣人協議物價的牙郎。

    物質上的改善不光改變了他的容貌,還改變了他的體型。

    他開始發胖,那些平日里看不見的肉,仿佛只用了一夜的功夫都長在他的身體上。

    喝口水都能漲幾兩肉。

    肉一多,帶來的好處是身材高大,但壞處也有不少。

    比如他動作開始變得遲緩,許多往日觸手可及的動作,他都要慢半拍。

    比如偷羊。

    這件事在十二歲前,一直是他的拿手好戲,從業以來,從未失過手。

    但他忘記了一點,有些光輝沒有堅持住就容易變成了恥辱。

    開元二十年(732年),張守珪任幽州節度,行動遲緩的安祿山在偷羊的時被抓住。

    對付小偷,尤其是渾身橫肉的小偷。

    張守珪沒有絲毫的好感,準備亂棍打死。

    "大夫難道不想消滅兩個蕃族啊?為什么要打死我!"被人按在地上的安祿山大喊了一聲。

    和所有的刀下留人的效果是一樣的,這句充滿豪氣的話語吸引了張守珪的注意。

    這是一個有志氣的年輕人。

    這是這一刻留在張守珪腦海里的判斷。

    這個判斷挽救了安祿山的命。

    命運就此改變。

    活下來的安祿山開啟了自己的外掛之路。

    短短幾年,他不光在張守珪手下做了偏將,還成功了做了張守珪的義子。

    八年后,安祿山升任平盧兵馬使。

    和學習語言一樣,渾身肥肉的安祿山有著別人沒有的天賦。

    他似乎很早就明白了一個道理,在官場做得多,做得好,不如抱個大腿。

    自己能做平盧兵馬使就是證明。

    大樹底下好乘涼,這是經過無數次檢驗的道理,絕對錯不了。

    和所有官場小白相比,對身份地位的渴望,讓安祿山早早就打通了任通二脈。

    他一方面努力在戰場廝殺,靠著不怕死,狡猾多變的個性,為大唐也為自己立下了不少的戰功。

    另一方面,他用厚禮賄賂往來官員,要求在朝廷為他多說好話,物質、精神兩手抓帶來的后果顯而易見。

    這個叫安祿山的人是個不錯的人。

    這個叫安祿山的人是個很有才華的人。

    這個叫安祿山的人是個對大唐忠心耿耿的人。

    這樣的人朝廷不用,天理難容。

    在這種聲音下,幾乎有一種“安胖不出,將如蒼生何?”

    這種呼聲隨著說話的人越來越多,幾乎成了當年大唐的口號。

    這種口號漸漸傳到了另一個人的耳朵里。

    你們沒猜錯,這個人就是——唐玄宗。

    這個前半生英明神武,后半生斷崖式的帝王,此時此刻就是時時聽著安祿山的好話。

    世間的話,哪怕是謊話,說多了也就不再是謊話。

    已經每天過著上班打卡,下班泡妞,沒事看戲唱歌的唐玄宗早已沒了能力去分辨。

    直覺告訴他,這個叫安祿山的胡人很不錯,很值得信任。

    作為明君,這樣的人不重用對不起明君二字。

    為了彰顯自己是千古明君,唐玄宗出手了。

    帝王的手筆總是世間少有。

    天寶元年(742年),唐玄宗在平盧設置節度,任命安祿山為代理御史中丞、平盧節度使。

    如果大家不了解這個官職,沒關系,只需知道一點就好。

    有這兩官職加身,便可到朝廷上奏議事。

    也就是說,曾經的曾經安祿山還在官場的門外徘徊,那么此刻他入門了。

    朝堂上看著一臉恭敬的安祿山,唐玄宗很滿意。

    如果不是后來鐵一般的現實打了一回臉,唐玄宗也許到死都不會相信自己養了一只白眼狼。

    這一年,大唐周邊的縣城正在鬧嚴重的蟲災,安祿山拖著肥胖的身材入宮對年老的唐玄宗說:“他曾經對上天發了一個重誓,如果自己對皇帝不忠,就讓蟲子吃掉自己的心肝。結果,他的心肝至今長得好好的,表明上天嘉許他的忠心?!?/p>

    李隆基聽后縱聲大笑,很喜歡這個哄三歲小孩兒的馬屁。

    天寶三載(744年),安祿山接替裴寬任范陽節度,河北采訪、平盧軍等使一一照舊。

    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可惜,趁機在盛世中的唐玄宗渾然不覺。

    他無比信任自己親手提拔的安胖子,他相信這個外表粗狂、內心憨厚老實的人一定是對自己最忠心的人。

    一定是的。

    對于這一點,一向會來事的安祿山很快做出了反應。

    足足大了楊貴妃一圈的安胖子不顧世人的鄙視,認了楊貴妃做干媽。每次進宮朝見唐玄宗都先拜望楊貴妃。

    這樣的舉動引起了唐玄宗的好奇,問其原因。

    安祿山回答說:"臣是胡人,胡人把母親放在前頭而把父親放在后頭。"

    為了體現自己比比干還要忠臣的大心臟,肚子掉到了膝頭下邊,體重三百三十斤的安胖子不惜親自在唐玄宗的面跳了一只胡旋舞。

    這是一種節拍鮮明奔騰歡快,多旋轉蹬踏的舞蹈,故名胡旋。

    在大唐很流行,跳舞的人必須左旋右旋不知疲倦,千圈萬周轉個不停。作為女子,能為胡旋,不足為奇。作為男子,很少。

    但安祿山做到了。

    三百斤的胖子動作卻快得像旋風一樣,一千多圈圈轉下來,竟絲毫沒有頭暈。

    這次出色的表現,讓唐玄宗得出了一個悔恨終身的決定。

    好,這是一個赤膽忠心勝過諸葛亮的人。

    大唐的邊疆交給他絕對沒錯。

    這次跳舞事件不久,安祿山入宮了,請求擔任河東節度。

    看到這兒,諸位也許不知清楚這個官職帶來的影響力。

    從開元、天寶間,北方逐漸形成平盧、范陽、河東、朔方、隴右、河西、安西四鎮、北庭以西8個節度使區,加上劍南、嶺南共為10鎮。

    在這十大邊鎮節度使中,安祿山一個人兼了河東、范陽、平盧三鎮節度使,其防區從遼寧的朝陽,到北京一線,帶上山西的太原;全國四十九萬邊防軍,他一個人指揮了近二十萬,占全國的四成。大半個北方捏在了他的手里。

    這一波操作,可謂是神操作。

    光這個也就算了,唐玄宗似乎絕對自己不來點大的不足以表彰安祿山的那波胡旋舞一般。

    特意將皇太子的女兒嫁給了安胖子的大兒子。

    至此,安祿山走上了人生的巔峰,權勢、地位、財富該有的,不該有的他全都有了。

    回頭看自己這一生,安祿山很得意。

    如果說這個時候說他就想造反,也不盡然。

    做皇帝雖然風光,但背后的風險也大,弄不好一夜之間回到了解放前,遠不如做干兒子來得舒坦。

    每年不過是跳兩支舞、陪著干媽吃吃飯,逛逛街,購購物,再說幾句奉承話,算不上什么難事。

    如果他沒有碰上楊國忠。

    歷史是否改寫,還不得而知。

    作為大唐的宰相,楊貴妃的大哥,楊國忠著實沒做什么好事。

    寫在他名下的詞兒多半是放蕩無行,嗜酒好賭、專權誤國,敗壞朝綱,排除異己。

    作為大唐的新貴,楊國忠的成名史卻比不上安祿山。

    當安祿山兼范陽節度使、河北采訪使、御史大夫時,楊國忠還只是一個遷給事中。

    每次看著安祿山居高臨下的看著他,他就難受。

    這種屈辱感,深深埋在了他骨子里。

    這樣的人,最忌諱的就是別人對他的不屑一顧。

    偏偏安祿山就是這個人。

    對于這個放蕩無行,嗜酒好賭、專權誤國,敗壞朝綱的干舅舅,安祿山從骨子里看不起。

    這是一個沒有骨氣的男人。

    這樣的男人不足為慮。

    每次想到這是安祿山對自己的評價,楊國忠就渾身不舒服,他很想打壓,可他沒這個本事。

    但安胖子靠著他的一身無往不利的肥肉,在權勢上幾乎達到了飛花逐葉的地步。

    這樣的人,并不是他能夠打壓得了的。

    如果還有一個人能打壓,那么這個人只能是唐玄宗。

    盡管他絲毫沒有看出安祿山造反的野心,他依舊對唐玄宗說安祿山一定會叛亂。

    為官多年,他很清楚,謊話說多了就是真話。

    為此,他開始了詆毀安祿山的漫漫長路。

    “皇上,安祿山一定會造反的,不信您召他進京,他一定不會來。"

    下令召見,安胖子卻來了。

    非但來了,還趁機告了一狀:"我是外族人,不識漢字,皇上越級提拔我,以致楊國忠想要殺我。"

    沒事,朕相信你。

    可我不相信,一直低調做人的安祿山終于撕下了臉面。

    我的確想造反。

    天寶十四載(755年),安祿山從范陽起兵造反,詐稱奉唐玄宗旨意率領部隊討伐逆臣楊國忠。

    這是最后一搏,他依舊給自己留了點后路。

    萬一打不贏,可以找個借口。

    但他沒想到,看似強大的大唐早已腐朽不堪,昔日那個意氣風大,英明神武的唐玄宗根本不存在。

    大唐唾手可奪。

    如果說,先前他還只是想給楊國忠一點顏色看看,讓他知道知道,在大唐,他安祿山就是一頭狼,不是一條野狗能欺負的。

    那么此時此刻,空虛的大唐讓他看到了一個更大的東西。

    原來,狼也可以吃虎。

    原來,狼也可以擁有天下。

    原來,大唐并沒有那么強大。

    原來,那個高高在上的皇帝竟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在對著夕陽問了幾遍后,他做出了讓唐玄宗悔恨一生的就決定——奪取大唐。

    他的軍隊一時之間如狼進了羊圈。

    陳留太守郭納投降。

    滎陽太守崔無诐奮力抵抗,州城失守自殺。

    陜郡太守竇庭芝投降。

    臨汝太守韋斌投降。

    大軍所到之處幾乎沒有遇到像樣的阻擋,大唐輝煌已經不復存在。

    這時代屬于我安祿山的,我要改寫歷史。

    天寶十五載(756年)正月,安祿山僭越稱帝,國號大燕,年號叫圣武。

    這一年,老將哥舒翰戰死,潼關失守。

    這一年,唐玄宗逃往西蜀避難。

    這一年,大半個大唐在他的手下。

    這一年,他的雙眼完全失明,全身長滿塊狀毒瘡……

    這場疾病非但阻止他打造屬于自己的時代,也阻止了他改寫歷史。

    對此,安祿山一無所知。

    被疾病折磨的安祿山脾氣越來越差, 動輒使用刑罰。

    作為安祿山的頭號智囊嚴莊都沒有逃過安祿山的毒打,一路逆襲的安祿山在歲月里早已忘記了一點。

    一個人地位越高,就越要面子。

    一個人若是越要面子,就越不能忍受恥辱。

    每次看著一身肥肉、瞎了雙眼的安祿山拿著鞭子抽自己就跟抽畜生一樣,嚴莊就難以忍受。

    這種忍受隨著次數的增加,終于爆發了出來。

    公元757年,一個無風的夜晚。

    安祿山和往常一樣在寢宮里酣睡,據說睡前還喝了點小酒。

    如此看來,酒不是什么好東西。

    三個人就在此時進了安祿山的房間。

    三人分別是安慶緒、安祿山的親生兒子,對,你看錯,是親生的,不是抱養的。

    第二個智囊嚴莊。

    第三個太監李豬兒。作為安祿山最信任的,他忍受的痛苦也是最多的,也是最希望早死的人。

    三人悄無聲息地來到了安祿山的床前,看著熟睡的安祿山,李豬兒揮起大刀砍向了安祿山的腹部,頓時鮮血狂流……

    死前,安祿山大吼了一聲:“必是家賊也!”喊罷就斷氣了。

    輝煌的造反大業隨著安祿山的死迅速土崩瓦解。

    曾經的曾經,他也許只想著逆襲。

    后來的后來,他大膽的想改變。

    但到死時才發現,結果并非自己想的那么好。

    張九齡:亂幽州者,必此胡也。

    李德裕:祿山,夷狄之譎詐者也,非將門英豪,草萊奇杰,其戰斗之氣,擊刺之才,去關張遠矣。

    《舊唐書》:天地否閉,反逆亂常。祿山犯闕,朱泚稱皇。賊巢陵突,群豎披攘。征其所以,存乎慢藏!

    《新唐書》:祿山、思明興夷奴餓俘,假天子恩幸,遂亂天下。彼能以臣反君,而其子亦能賊殺其父,事之好還,天道固然。然生民厄會,必假手于人者,故二賊暴興而亟滅。

    這是歷史對他的評價。

    面對這樣的結果,安祿山若地下有知,也許會想什么。

    也許……

    早知道這樣的結果,還折騰啥,做個安胖子更實在。

    只可惜,歷史不會重來。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jdb五龙捕鱼的赢钱技巧